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内容

“文革”时老电影人舒适与癌症妻子伤心永诀

时间:2013-3-18 21:38:51

  核心提示: 两位押解人员起了恻隐之心,他们了解舒适是个讲义气、重感情的人,不会做出不合规矩之事,就悄悄地和他约法三章:“不能自杀和逃走,否则我们没法交代,如果还想参加追悼会,那么我们再请示领导。”...

    两位押解人员起了恻隐之心,他们了解舒适是个讲义气、重感情的人,不会做出不合规矩之事,就悄悄地和他约法三章:“不能自杀和逃走,否则我们没法交代,如果还想参加追悼会,那么我们再请示领导。”舒适不停地点头,说:“我这个人说话算数的,你们放心好了。”

周恩来带外宾参观《林冲》摄制组。右二为舒适,右一为冯奇,后左一为黄宗英,后左二为张骏祥,后左四为赵丹。

 

大木桥路41号,解放前曾是“国泰”、“大同”电影公司所在地,解放后成为国营联合电影制片厂的第三摄影场。40年前,这里办起了上海电影制片厂技工学校,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名学子,天天与几位老艺术家尤其是舒适“见面”……

大木桥路41号

1973年,已是“文革”后期,上影可能意识到电影制作队伍已经青黄不接,必须未雨绸缪,培养年轻一代,便办起了技工学校,招了100名学生,分成两个置景班、两个照明班。我就是这帮刚刚从上海各个中学走出的年轻人中的一员,为能吉星高照进入这个充满神秘感的艺术殿堂而欢欣鼓舞。当我们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欢叫着跨入大木桥路41号大门,一幅破败的景象展现在面前,除了一排灰瓦白墙的平房、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摄影棚,就是一大片空地。看守门房的是位黑黑瘦瘦的干瘪老头,戴顶灰色压发帽,眼窝深深凹进去,小眼睛倒挺有神,打量着我们,沉默着。知情者悄悄透露,他是钱千里——原来是拍过《十字街头》、《马路天使》等电影的著名演员啊!不由感慨:大明星为我们看门,有意思!

再走进去,只见一位秃顶、白发的老者,红光满面,胸前围着粗白布围兜,正弯着腰在室外一个水泥砌成的大水池里洗菜、淘米,侧面看过去,活脱脱就是“白求恩”。有人远远地朝着他指指点点:“舒适、舒适……”啊,那不就是《红日》里的张灵甫嘛!同学中大部分没看过《清宫秘史》,只知道《红日》。原来,舒适刚刚从干校到工厂,再从工厂被召到上影技校,为我们当火头军了。还有几位正在厨房忙碌的,经老师一一介绍,不由吓一跳:瘦瘦的,戴顶蓝色压发帽的是贺路——上官云珠的导演丈夫;黑黑胖胖戴副眼镜的是于杰——导演;还有一位戴黑边眼镜斯斯文文的则是杨师愈——他们的头儿。这下更感慨了:大明星、大艺术家为我们烧饭,太有意思了!

每天,只见舒适在厨房忙进忙出,也不多言,但偶尔听到他说话,只觉得充满了胸腔共鸣音,声若洪钟。我们和体育老师一起,自己动手把操场整治得平平整整,画一圈白线,竖起两个篮球架,就可以打球了。奇怪的是,酷爱打篮球的舒适一次也没有和我们赛过球,顶多站在厨房门口,朝篮球场张望几眼。也许,他觉得这时候只该在厨房忙碌,而不能在球场上出风头,毕竟还有工宣队,一举一动都要三思而后行。但是从他的神态不难看出,他是多么想来玩一把啊!

那个破摄影棚里正搭着一堂布景,说是要拍彩色版的《渡江侦察记》,学生们等候着想见到孙道临、康泰等等明星,后来才知道,他们都老了,演员全部换成了新人。舒适从摄影棚门前经过的时候,身板笔挺,头不朝那个方向转一下,好像拍戏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也没兴趣关心。可是,正在摄影棚门前转悠的我们,都把视线和焦点对准了舒适,直到他走出大木桥路41号的大门为止。

【1】【2】【3】

(责任编辑:张淑燕、肖静)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早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