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 >> 内容

黎阳:什么样的文人才可能不撒谎?

时间:2018-5-3 19:08:53

  核心提示:中兴被罚,一帮所谓“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法律人”、“专家”、“学者”、“权威”等文人一齐跳出来大喊大叫:“人比猪蠢”,“是蠢到大洋彼岸的新高度了”;“毫无诚信”,“弄虚作假”,“故意犯法”,“...

     中兴被罚,一帮所谓“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法律人”、“专家”、“学者”、“权威”等文人一齐跳出来大喊大叫:“人比猪蠢”,“是蠢到大洋彼岸的新高度了”;“毫无诚信”,“弄虚作假”,“故意犯法”,“不守规则”,“屡教不改”;“如果你真正爱国,就当严厉谴责中兴这种愚蠢的荒唐的企业行为,这样的行为,与叛国卖国有什么区别”,“往家国情怀上扯,只会误导公众,阻碍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发展”……在他们眼里,中兴简直成了犯了天条无恶不作的坏蛋,活该一棒子打死。

不管怎么说,中兴至少是实实在在干出来的,至少不是只有错没有功,至少对中国有实实在在的贡献而这帮文人呢?干过什么实事?干对过什么实事?对中国有过什么实际贡献?——预见到美国用芯片发难了?预见到特朗普上台了?预见到美国要以中国为战略对手了?预见到石油价格大跌了?预见到2008年金融危机了?预见到中美贸易战了?预见到2018国际形势风云突变了?……自己从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干什么砸什么,却整天专门刁难中国实实在在干事的人,对成绩不管多大一概否定,即便如“两弹一星”、“天宫”、“神舟”、“蛟龙”、歼20、运20、高铁、高产水稻……照样不是视而不见就是嗤之以鼻;对问题则冷嘲热讽大做文章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人贵有自知之明”。而这帮文人呢?一个比一个贱——对芯片懂多少?对高科技科研懂多少?对现代化大工业生产懂多少?一窍不通。就这德性还要到处指手画脚横加指责,“情况不明决心大,胸中无数办法多”,装得比谁都懂,比谁都权威,跳得比谁都高、嗓门比谁都大,骂得比谁都凶,决心比谁都硬……还要脸不要?

深究起来,中兴乃至中国高科技产业的一切致命问题无不源于这帮文人的忽悠:

——为什么没有预见、不防备芯片被卡脖子?因为信了“经济学家”的忽悠:“在全球化条件下,安全的概念要重新考量”,“随着世界贸易的发展,包括资本、人力的流动,依存度高了以后,大家不愿意动干戈,我觉得没有经济安全问题”。“市场能够合理地配置资源,满足人们的需要,保证不会出现严重的供应危机。人们只要有钱,就永远可以以合理的价格买到所要的商品”。“在一个市场上钱可以买一切东西,不光是粮食。没有那么多红线保障几千种商品的供需平衡”。“只要市场在,就不愁买不到粮食”;“只要WTO和市场存在,仗就打不起来”。“市场经济的奥妙说穿了很简单,就是价格浮动平衡供需。一切商品如果供不应求,自然会涨价,涨价后供给增加,需求减少,供需平衡就得以恢复。供过于求则相反,价格下跌。所以一切商品永远能够买得到,也能够卖得掉。所以不会发生供不应求或供过于求”……

——为什么国产芯片发展如此艰难?因为第一,“经济学家”忽悠出来的浮躁短视急功近利之风横行:“赚钱才是为人民服务”,“我不赞成不赚钱的为人民服务”。“劳动创造财富吗?否,是交换产生了财富”。“什么是第一位的?赚钱。如何赚钱?最关键的是要寻找交换的机会”——金融投机、房地产投机。“北京一套房能秒杀3个诺贝尔。现今,也需真的只有傻子或者疯子才会踏踏实实的去专研技术”。“各大企业、科研院所的老老实实干活的苦逼工程技术员们,看看人家玩套路玩虚的,20,30岁,就百亿身家了,难道不害臊不焦虑吗?到了35岁后,如果只专注技术,大概会被社会边缘化,也许还会跳楼”。“这个社会越来越惩罚实干者,奖励精明投机者”。“英雄事迹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第二,“经济学家”忽悠出来的扼杀中国高科技逆流:“中国不需要任何的产业政策”。“经济学家想的是什么问题?想的是财富怎么样的最大化,也就是说想的是效率问题、资源配置问题”,“国际分工”、“比较优势”、“市场自然配置最合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

——为什么弄虚作假猖獗?因为这帮文人的忽悠:“打左灯向右拐”,“能做不能说”,“骗出一个体制来”,“到天津只说去廊坊”,“扭秧歌也是前进”,“打擦边球仍是一项‘艺术’”,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中兴乃至中国高科技产业的致命问题不是中兴制造出来的,而是这帮文人忽悠出来的。在中国,最可恨的就是这帮整天帮外国人忽悠中国人的中国文人。要解决中国的问题,头一条就是不能相信这帮文人的撒谎忽悠。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文人才可能不撒谎不忽悠?

文人只有从事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事业、为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人服务,才可能具备不撒谎的利益需要。什么事业?改造客观世界的事业,如富国强国。什么人?靠改造客观世界创造财富生存的人,如工农兵,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简而言之是占人口绝大数的老百姓——社会中靠改造客观世界创造财富生存的人必然是多数,否则社会无法存在。

文人只有亲身参与改变客观世界的实践并作出了成绩取得了经验,才可能知道什么叫客观实际,才会有事实求说实话的能力——没有实践经验,连什么是客观实际都不知道,想说实话都做不到。

“改变客观世界的事业”不是一个人的事业,而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事业。这就决定一切坚持“个人独立”、“个人奋斗”、“个人主义”的文人不可能从事改变客观世界的事业,也就是说,不可能不撒谎——既然只为自己谋利益,那就没有义务对别人负责,既然不负责,那就没有义务说实话不撒谎。

由此可以知道什么样的文人才可能不撒谎不忽悠——为工、农、兵、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等改变世界创造财富的人服务、为国家富强服务、亲身参与实践并作出了成绩的文人——用毛泽东的话说,是认同并实践为人民服务的文人:“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

任何文人只要没做到这些,就没有不撒谎的理由——没有不撒谎的利益需要,没有不撒谎的责任义务,没有不撒谎的能力,没有撒谎的危害压力。

文人是否做到了这些,自己单方面提供的证据不算,口头说的不算,实际行动才算,客观实践的成果才算——陌生人的电话是不是电讯诈骗,对方单方面提供的证据不算, 口头说的不算,自己独立多方调查得来的客观事实给出的验证才算。

电话这一工具本身不排斥诈骗。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电话一概不信与一概相信都错。

文人这个群体不排斥撒谎。不管三七二十一对文人一概不信与一概相信都错。

对任何不能用客观事实证明为真的电话,一听就应该产生“不排除电话诈骗”的条件反射,不管听起来如何煞有介事也不能相信。

对任何不能用实际行动和客观事实证明确已从事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事业、为需要实事求是不撒谎的人服务的文人,一看就应该产生“不排除撒谎忽悠”的条件反射,不管看上去如何道貌岸然知识渊博声名显赫也不能相信。

对电话诈骗,即使别的都做不了,起码可以做一条:不信——除非本人被电话诈骗犯劫持绑架了。

对文人忽悠,即使别的都做不了,起码可以做一条:不信——除非整个社会都被文人劫持绑架了。

对电话不加警惕盲目相信,个人要倒大霉,直至倾家荡产。

对文人不加警惕盲目相信,社会要倒大霉,直至国破家亡。

为国实干的文人是文明的花朵,空谈逐利的文人是社会的灾星。

对文人不警惕不甄别一视同仁,没有理由不撒谎的文人占据高位就不可避免。没有理由不撒谎的文人占据高位,整个社会违背客观规律就不可避免,整个社会遭到客观规律的惩罚就不可避免。

——北宋空谈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结果被灭;

——南宋虚浮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结果被完灭;

——明朝心性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结果被完灭;

——中国共产党被王明博古等教条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结果五次反围剿失败,根据地丢光,几乎全军覆没,不得不长征大搬家大转移;

——前苏联西化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结果苏联解体,社会代价是国家崩溃,无数人流血流汗奋斗几十年、牺牲几千万人取得的成果转瞬灰飞烟灭付诸东流,世界第二的超级大国沦为经济病夫,社会动荡不休,人均寿命大缩水,历史大倒退。

——中国公知文人不甘落后,还没一统天下称王称霸就已经一脸狰狞:“8亿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况是很有必要的”;“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中国不应该建成福利社会,否则人们便没有危机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劳动不创造财富”, “最低工资标准对工人没有好处”;“你穷是因为你懒”,“你穷是因为你笨”,“你穷是因为你不够努力”,“你就不配活着!”“共同富裕是亡国之道”,“不能因为有些人喝不起水就不提高水价”;“春运火车票应该涨价”……

一旦这班公知文人一统天下称王称霸、把他们的“顶层设计”付诸实施——“人权高于主权”,“三百年殖民地”,“爱国賊”,“带路党”,“一人一票改变中国”,“增量民主”,“政党轮替”,“颜色革命”,“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一个社会发育完善的国家,即使没有政府,也能运转良好”,“有没有政府,其实没有太大关系”,“法院与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学习日本,让美国保护中国;国家可以不要,但必须要人权”,“销毁核武装取信美国”,“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中国将会出现怎样的灾难和倒退?

俗话说“事不过三”。“空谈文人、无良文人倘若一统天下称王称霸,社会必付惨重代价遭受历史性惩罚”的历史已经重复多少次了?历史跨度这么大的这么多次朝代更迭、这么多次历史大倒退、这么多次社会大动荡都发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难道不是历史规律?整天说大数据大数据,这个数据难道还不够大?这么明显的规律,连我这个学理工的都看得出来,那么多号称学者、专家、权威的文人为什么视而不见?是真无知,还是为了私利蓄意隐瞒历史? 

总之,社会要生存、国家要发展,就必须警惕空谈文人、无良文人、公知文人。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