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 >> 内容

触目惊心!95后学子怒怼精日媚美崇拜希特勒教师,暴露多少高校课堂乱象!

时间:2018-4-20 18:34:25

  核心提示:【察网编者按】:这是一份高校学生的期末作业,作者为某高校95后学子。通过这份试卷我们可以看到,在作者选修的这门“西方文化概论”课堂上,授课教师是如何始终一贯地散播精日、媚美、崇拜希特勒的言论,如何美化...

        【察网编者按】:这是一份高校学生的期末作业,作者为某高校95后学子。通过这份试卷我们可以看到,在作者选修的这门西方文化概论课堂上,授课教师是如何始终一贯地散播精日、媚美、崇拜希特勒的言论,如何美化日本侵略者罪行,如何造谣污蔑毛主席和新中国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上课的时间是2016年,也就是中央已经就高校课堂中存在的一系列意识形态乱象进行治理整顿以后。尤其令人担心的是,文中描述的这位授课教师据说还在学校承担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的授课工作。这充分表明,高校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我们的目光,不能只聚焦于贺卫方等个别教授身上。在许多高校,和贺卫方是一丘之貉但是没有充分暴露的反共学者,还大有人在。贺卫方等人之所以受到关注,与其极端言论在网络上传播开来有很大关系。贺卫方本人也有意识地把网络作为传播其观点的平台,因而暴露得比较明显。但由这篇文章中所反映的信息看,作者文章中揭露的老师,已经在该校授课多年,却从未被处理。原因之一可能是该教师只是在课堂上散布错误观点,在网上不怎么发声,或者只是潜水,因而主要只在校内为人所知。如果不是作者这样有独立思考和一定阅读写作能力的学生拍案而起,在试卷上进行回击,并投稿给我们披露问题,那么,这位老师在课堂上还要继续毒害多少青年学子的思想?已经被这位老师在课堂上的错误言论影响的学生又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但愿这仅仅只是个例。这也提醒我们,不能只盯着那些在网络上已经充分暴露的反共学者,也要注意那些只在自己课堂上悄悄向学生精准散布错误观点的教师。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重拳出击加强意识形态工作、整顿高校课堂存在的错误倾向,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我们对此深表拥护。但是也应当看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类似问题并没有完全绝迹。眼下,我们应当继续坚持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进一步强化高校课堂上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本文所反映的情况无疑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提供了富有启发价值的信息。

作者自注:这是我在201612月为西方文化概论公选课交的一篇结课作文,虽然说是交上去了,不过也不知这位老先生看没看,这门课最后得了85分。发表时有修改。

以下为正文:

尊敬的老师,这学期我选了足下的西方文化概论选修课,虽然在写这篇文章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还是采用19世纪欧洲小说里面的叫法,在全文中称呼足下为,只是表达对于足下的一点点礼貌。下面我将全面论述对于您和您教的这门课的一点看法。

闲话少说,还是说说您的课吧。

您的课是叫西方历史文化概论,因为我个人的兴趣选了这门课,然而没想到碰上您这么个奇葩老师,虽然听课的过程中窝了一肚子火,但总算没有白来,至少知道我们学校还有您这样的老师。您对西方历史文化的推崇超过了我的想象,其实推崇西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要是因此而诋毁中国,似乎是不合适的。

您在课堂上极力赞美古希腊。学界通常把希腊作为西方文明的源头,并且让人们知道,在几千年前有一个古希腊,奠定了欧洲几千年的文明基础。这个古希腊的哲学、文学、科学水平均高出同期其他国家和地区,而且还在海外建立了广大的殖民地,甚至曾经打到印度,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开创了希腊化时代。原来欧洲人几千年前就这么厉害了,那也就无怪乎他们近代能够统治世界,因为他们从来就代表了文明。在崇拜古希腊时,您还不忘趁机贬低一下中国。比如您说中国没有夏朝,理由是没有挖出遗址,因此中国也就没有过奴隶社会。天哪,上个世纪末搞得轰轰烈烈的夏商周断代工程被您吞了?当大量的考古证据和几千年前的文献资料摆在世人面前时,您对此视而不见,信口开河否认夏朝的存在,是什么样的心理让您这样心安理得地胡说八道?实际上,获取历史有两种途径:历史文献和考古发现。夏朝是否存在,先秦的浩如烟海的著作已经给出了答案,那时的人似乎没有必要众口一词,像约定好了似的一起伪造一个并不存在的朝代,而这对于他们自己,也毫无利益可言。如果置历史文献于不顾,非要找出确凿的考古证据,那请您也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历史上有一个叫做希腊的国家或王朝确实存在过,而不是对照神话把某地挖出来的遗址命名为特洛伊。即便如您所说,中国没有夏朝,可由此推出中国没有过奴隶社会更是无稽之谈,商朝是典型的奴隶社会,您是故意的吧?

您对所谓的古希腊哲学赞不绝口、奉为圭臬,却大言不惭地说中国没有对研究,因此也就没有哲学。我古书读得不多,但是还记得《庄子》里面有个鼓盆而歌的故事,这故事您没听过?中国传统哲学把死亡看作是回到生命本源的状态,这算不算是对的研究?您说中国没有逻辑学,因为逻辑一词是从西方传过来的。可是我从初中就学过诸子百家里面有个名家,搞出了许多逻辑诡辩,比如离坚白”“白马非马等。因为逻辑一词从西方传入就否认中国古代有逻辑学,您直接说中国古代没有细菌不就得了,因为细菌一词也是从西方传入的。您说中国的俗语金钱如粪土友谊值千金这两句话有逻辑矛盾,证明中国人确实没有逻辑思维。我看是您没有逻辑思维吧。首先,我从没有听说过金钱如粪土这句话,我只是听过某人视金钱如粪土的说法,您为什么把主语去掉断章取义?其次,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不是一个概念,按照您的逻辑,似乎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是粪土。利用这种偷换概念的手段贬低中国,窃为您所不齿。而您这样鼓吹西方文化的同时却疯狂地贬低中国文化,请问这就是您的独立人格?

既然您质疑中国历史,那么我也来质疑质疑西方吧,我知道古希腊是您的精神上帝,那我就拿它开刀吧。虽然古希腊让您五体投地,也让无数中国人顶礼膜拜,可是何新却扒了古希腊的皮。如果咱们打开地图一看,古希腊不过是东南欧的一个弹丸半岛,怎么就成了几千里之外的西欧的文明起源了呢?如果有人说菲律宾是东亚文明的起源,那这个人的脑子一定是有毛病吧。据西方文献记载,古希腊鼎盛时期不过数万人口,又凭借什么去开拓面积数倍于己的海外殖民地呢?古希腊没有造纸术,只有劣质的莎草纸和昂贵的羊皮纸,是什么载体支撑了亚里士多德那几百万字的皇皇巨著呢?一个几千年前的人,在天文、地理、生物、数学、文学、修辞、军事、历史、哲学、伦理等等各个方面,竟然无所不通,这样的人放到现在怕是也没有吧。今天西方国家的主体是金发碧眼的日耳曼人、盎格鲁-撒克逊人,可是他们的祖先不仅不是古希腊人的传人,反而是古希腊人不共戴天的仇敌,是古希腊古罗马人眼里的蛮族。那个传奇皇帝亚历山大根本就不是希腊人,而是被希腊人视为蛮族的北方马其顿人,就如同匈奴、蒙古之于中国,如果他的东征可以被称为希腊化时代,那我们是不是同样可以把匈奴人和蒙古人的西征称为中国化时代?更重要的是,亚历山大一直打到印度,这样的辉煌战绩居然在同时期波斯和中国的文献里没有记载,那么这个人的存在也就值得怀疑。鼓吹古希腊文化多么灿烂,可有一部能够拿得出手的真实史料,而用《荷马史诗》这样虚无缥缈的神话去对应古希腊史,不是扯淡吗?试想,如果拿《封神演义》、《西游记》、《山海经》去附会中国历史,岂不是胡说八道?可是您所心驰神往的西方古代史,有很大一部分是拿《荷马史诗》、《圣经》这些不靠谱的东西堆砌出来的,您为什么不把质疑中国的劲头拿一点出了分给西方一点儿呢?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质疑古希腊文明的东西,也并不是说就一口否定它的存在,只是想说明一点。您喜欢古希腊,这是没有问题的,然而在对待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时居然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把西方奉为圭臬的同时,却对中国百般质疑和诋毁,我们常把这种做法称为双重标准。您拿西方的标准来对中国历史指手画脚,是不是有那么点不厚道呢?课刚上到这个阶段时,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被洗脑了,不过继续听您接下来的课,我的判断还是得到了证实。

在谈到中世纪时,您抛开那个黑暗的时代不提,反而去赞美那个时代的开明和伟大文化,您的理由就是《十日谈》、《神曲》这些文学作品,以及一部电影《天堂窃情》。您把一个时代某些人的某些著作当成根据去否定那个时代的黑暗,想尽一切办法去为西方讴歌,为了一个西方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您还说中国在引进《天堂窃情》时不该删剪其中的一些性爱镜头,这当然很符合一些人的口味。您说不结婚的情人之间的感情才是真爱情,夫妻没有爱情,现代人没有爱情,我们都不配有爱情……那么请问,孩子已经上了初中的您,配不配有爱情呢?如果不配,您又为什么要结婚呢?须知现代已是自由恋爱,你总不可能一开始就没有爱情吧。如果配,那您又何必结婚呢?当一对情人不是挺好的?语无伦次,您的逻辑学得很好,真不愧是中国人。

可是话题一回到中国,您立马就改口了。您说秦始皇是中国人民几千年苦难的根源,是中国落后的罪魁祸首。是的,欧洲中世纪邦国林立,一千多年来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但是因为出了几个文学作品,这样的时代就是伟大的。而秦始皇虽然统一了中国,但他修了骊山墓,所以他就是大坏蛋。您比较推崇鲁迅,其实鲁迅也是共产党所推崇的,不过你们的原因不一样。共产党推崇鲁迅,是因为他有着最硬的骨头,丝毫不向帝国主义反动派低头,象征着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气节和反抗精神;而您推崇鲁迅,是因为鲁迅揭露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您认为这是在说中国人的坏话,大概觉得很过瘾。鲁迅有篇文章说: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我认为非常适合您。

在谈到英国时,您的反动学术面貌已经彻底暴露,我也无须再猜了。您把文艺复兴、光荣革命和工业革命视为英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三个转折点,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您把莎士比亚捧为旷世的天才,却说中国从来就没有天才。我倒是隐约记得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屈原和莎士比亚、哥白尼、弗朗索瓦·拉伯雷并列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不知理事会是高估了屈原还是低估了莎士比亚,总之他们眼瞎了。您自认为比世界和平理事会的水平还高,更重要的是一点也不护短,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真令我敬佩。当然,让我感兴趣的是下面这句话:康有为就说过,中国不能没有皇帝。你看人家英国、日本的君主立宪不是搞得好得很吗?你再看看中国,这一百多年的共和搞得什么玩意?

很难想象,一个受西方民主自由思想熏陶了几十年、有着独立人格的老师,居然在21世纪的今天做了保王党,鼓吹起君主立宪来了。好一个独立人格!说到丘吉尔时,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眉飞色舞,什么叫做奴颜婢膝,溢美之词不绝于耳,至今记忆犹新。您被他的那句我保卫英国正是为了捍卫人民能够拥有把我选下台的权利迷得神魂颠倒,然后伟人、胸怀、民主这样的词汇全都跑出来了。

当然,顺势您又黑了一波斯大林,一会儿说列宁是伟大导师,一会儿又说列宁的亲密战友和忠实捍卫者是暴君、独cai者,这种事也只有苏共后来的那些修正主义叛徒能干得出来。丘吉尔下台了心有不甘,又不能在外人面前露怯,只能编这些酸话出来自慰,可还是被几十年后的中国人跪舔,这至少说明丘吉尔没有白下台。丘吉尔的下台是英国统治阶级权力斗争的结果,如果有人真的把它理解为庶民的胜利,只能说明他还是图样。我知道的不多,就知道一件事。1949年人民解放军渡江在即,与拒绝撤离长江的英国军舰发生了炮战,已经下台做了议员的丘吉尔在议会里疯狂叫嚣:派一两艘航空母舰去远东实行报复。不知是什么样的心理,让一个中国人对一个曾经要侵略中国的战争贩子顶礼膜拜,您能为我解答吗?

说完了英国,您就该说美国了。您说美国是由一群清教徒为了追求自己的信仰而建立的,我差点就信了。在今年美国感恩节那天,我在QQ空间里发了一条说说:今天是美国人民的感恩节,我也给他们送去祝福,祝愿他们感恩节快乐。为了五月花号那被印第安人救下的几十个苟延残喘的清教徒,他们的后代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更为了惨死在以刽子手乔治·华盛顿、托马斯·杰斐逊、亚伯拉罕·林肯和西奥多·罗斯福为代表的历任美国总统屠刀下的数千万印第安人,他们的后代如今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家园里苟延残喘。我是不会被什么清教徒的谎言忽悠的。您崇拜华盛顿是吧?您用令人作呕的语句向我们如此热情地讴歌他、赞美他:像华盛顿这样虚怀若谷、不恋权力的领导人是世所罕见的,能够拥有华盛顿做总统是美国人民的幸福。也许在您眼里北美原住民算不上是美国人民,所以您说,华盛顿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没能解决黑奴问题。是啊,华盛顿要是把黑奴问题解决了,就没林肯什么事了,您接下来夸谁去?总之,为了捧华盛顿,您把他对印第安人实行的种族灭绝罪行全部无视了。

如今被美国人称为国父的华盛顿,在1796919日发表告别词后,新政府立即把他年初任命的陆军部长赶下台。费城的《曙光报》宣称:这一天理应成为合众国的纪念日,因为,原是我国一切灾难根源的那个人,今天已降到了与他的同胞们平等的地位。看来美国人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居然把他们的幸福称为一切灾难的根源。而杰斐逊也曾经斥责华盛顿是被英国这个娼妓剪光了头发的人,这也侧面暗示了华盛顿起兵反英的原因。英国政府的加税政策,导致大奴隶主华盛顿无法顺利继承庄园和奴隶,正好各地抗税运动相继爆发,华盛顿顺势就起来了。所谓美国独立运动,本质上是一场殖民地殖民者对抗中央政府的叛乱,什么为了自由、为了民主,都是后世统治者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伎俩,只能蒙一时,蒙不了一世。一个要把印第安人从臀部以下剥皮做靴子的人,被您吹捧成千古圣人,您怕是作为一个人的价值观产生了扭曲?而您居然以他下台为借口,借机污蔑毛主席专zhicai,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再说一遍,华盛顿下台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表现。而美国是一个由大大小小无数个地主组成的国家,他们可以过得很好,不需要华盛顿来改变什么,华盛顿也改变不了什么。

而中国呢?中国人民被三座大山压榨了一百多年,外有帝国主义群狼环伺,内有上百万土匪恶霸和国民党特务潜伏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个强悍的领袖才能带领中国人民平定内忧外患,实现工业化,建立强大国防。毛主席不仅是号召中国人民,更是自己身体力行,一代人做出了两代人的牺牲,才有了今天的中国。一想到这里有时我就为他们感到不值,他们的牺牲换来了后人的冷嘲热讽和数典忘祖,真是悲哀。

您说毛主席饿死三千万,那我们来算一笔账。三年饿死三千万,意味着一年饿死一千万,意味着每天饿死近三万人,即古希腊城邦的所有人每天都要全部饿死一次。您确定您的智商没有问题?很不幸,饿死三千万这种地摊文学的数据,是您所赞不绝口的伪总统蒋经国花大钱让人编出来的。您说毛主席贪恋权力,独cai残暴,死后老婆侄儿都被抓起来了,既输了国家也输了家庭。中国自古讲死者为大,到底是怎样的心理,让您对这位领导中国人民翻身得做主人的伟大领袖如此仇恨?人民的心里有一杆秤,历史终将把那些宵小污浊扫荡一清,还人民一个朗朗乾坤。您口口声声说您爱国,我不知道一个把自己国家的开国领袖抹黑得一无是处的人,一个把第一个统一国家的英雄视为灾难根源的人,一个对自己国家的历史文化搞虚无主义的人,一个自掘国家民族坟墓、崇洋媚外并且洋洋自得的人,他爱的是哪门子的国。

美国说完后,您就转向了东方,开始舔日本和印度。谈到日本,您真是赞不绝口,不知您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您说南京大屠杀是日本人为了报复中国才搞的,不知中国哪里得罪日本了,必须要制造这样灭绝人性的惨案来报复。当然,这种说法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之前也听复旦的冯某说过一次了。您说麦克阿瑟赦免了日本裕仁天皇,为日本战后发展和崛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日本人民永远感谢伟大的、仁慈的征服者麦克阿瑟。

您到底还有没有立场?裕仁天皇作为日本法西斯的头目,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无不愿生啖其肉。然而美国政府为了顺利接管日本,更为了把日本作为其在远东对抗苏联的反共基地,不顾被日本侵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感情,擅自赦免了裕仁,致使军国主义余孽至今未能肃清,仍在威胁世界和平。对于这一切,您视而不见,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不能自已,您的清流就是建立在对同胞感情的伤害之上的吗?

您说日本人包揽了大量的诺贝尔奖,中国几乎没有。是的,诺贝尔奖的内幕我太知道了。因发明了合成氨技术,德国化学家哈伯被授予了诺贝尔化学奖,一战中他为德国制造了杀人武器毒气弹,他干得很漂亮。而颠覆了社会主义祖国的瓦文萨、戈尔巴乔夫,发动了利比亚战争的奥巴马,臭名昭著的某独分子十四世达lai,反共反华分子LXB……这些人统统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把诺贝尔奖当成宝,真是可笑至极。您说日本之所以有那么多人获诺贝尔奖,是因为把著名学者印在日元上,可见他们多么重视教育,而中国就呵呵了。按照您的观点,美元上的华盛顿、林肯等人似乎应该换成爱迪生、特斯拉什么的,就是不知道美国政府答不答应。

就是吹捧日本也就算了,可印度您也不放过,因为印度有所谓的五亿中产阶级。印度有多少中产阶级,这个我没有过研究,但是知道印度直到现在还保留着种姓制度,并且还有一支游击队转战全国。在您看来,伟大的圣雄甘地同华盛顿一样,也成了印度人民的幸福。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让您五体投地,以眼还眼只会让所有人都变成瞎子更是至理名言。曾经有人问甘地如果日军入侵,印度该如何应对,甘地认为应该让所有印度人站在一起,用身体阻挡日军的前进,等到日军杀人杀到自己都于心不忍的时候,就会良心发现从而放下屠刀。这样看来,印度人民拥有甘地这样的领袖真是太幸福了,幸福到我们这些境界低的人都无法理解。但是在您看来,印度就是好,甘地就是伟大,因为印度完全照搬了西方式的民主选举制度,只要有这个面子,不管里子烂成什么样都是极好的。

说到德国,您又兜售那个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传说了,这个传说表明德意志民族是真正伟大的民族,为了履行神圣的法律,无论是多大的权力也不能侵犯神圣的私有财产。但就是不知道这样伟大的民族怎么出了威廉二世这个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出了希特勒这样的恶魔。但是在您看来,希特勒是人类历史上与亚历山大、凯撒、拿破仑并列的四个最伟大的征服者。我也实在不是护短,也不是说推崇别的什么人,但是亚洲的阿提拉和成吉思汗显然也应该入选,这份名单只有欧洲人可不合适。还记得您是这样描述您的心路历程的,如果我记的不错的话。那年,您还是学生,早就听说了大名鼎鼎的《我的奋斗》,可是这本书在当时是禁书。您是怎么弄到这本书的,我确实忘了,但是还依稀记得您的读后感。您读完了《我的奋斗》,简直惊为天人,这是一种为了德意志民族复仇谋霸业的爱国精神,尽管他走了邪路,但这是伟大的信仰,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正是基于德意志民族的信仰而做出的决定。

说实话,您这种想法其实也并不稀奇,我平日在网络上见的太多了,他们被称为德棍黄纳。他们大部分是一些狂热的年轻人,看了一些希特勒的书籍或视频资料就崇拜得不得了,可以理解为脑子坏了,可不知您老人家作为一名高校教师,在课堂上说这些东西又是怎么回事呢?另外,您要是跑到德国去说希特勒是伟大的征服者,希特勒的同胞可能要请您蹲局子。而说到德国,被BBC评为千年第一思想家的卡尔·马克思是无法绕过的,可您就是巧妙地绕过了,把他用马克思·韦伯来代替。本来卡尔·马克思是资本主义最顽固的敌人,可您引用马克思·韦伯的只言片语证明资本主义是合理的、美好的。我读书少没文化,没看过马克思·韦伯的书,不过您这样断章取义地为资本主义辩护,似乎有些不地道。按照您这样的方法,干脆引用日本军国主义的话来证明大东亚共荣是伟大的,不是也没什么问题吗?听一位老学长说,您居然还教过他们马原,这不是误人子弟吗?从您的课堂内容来看,我认为您是比较认同西方的那一套普世价值观的,虽然没有明着说,但听者还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的。我不知道您是如何教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可我无法想象,一个打从内心里不认可马克思主义的人怎么会去教马原,他的课该上成什么样子呢?在网上流传着一句话,党校教师不信党,马列教师不信马列,可能说的就是您这种情况吧。

总之,您的奇葩观点太多了,不胜枚举,若是一一列出来也得累死。在上课的过程中,我曾把您的一些观点发到了一个群里跟网友们讨论,下面我摘录一个人的评价:

你的这个老师是那种典型的酸腐文人,心眼和气度小的文人。他说要有专业能力和独立人格,是想告诉你们他是这样的人,而这样的人往往被看作是可靠的,所以你们要相信他。但他同时大曝学校的黑历史,无非是父亲受了委屈,心里不平衡。这一点和郑强的格局比就差了太多,因为郑强的父亲在WG中就是被整过的,所以郑强能当校长而他还是讲师。他推崇西方,是对现实不满的一种无声反抗,他不反党是自己的小聪明,考虑自己的前途。这一点,他就缺乏担当,所谓好酒无量好色无胆是也,他的行为比反党好不了多少。相比之下,贺卫方都比他可爱,所以他自己很痛苦,想和推墙公知一样却没有那个魄力,也没有影响力,只能在课堂上忽悠一些不懂历史的年轻人,没想到碰上你这个高手。

这就是我的朋友们对您的评价。您上课时,虽说谈不上“biao不离口,但也是说过好几次了。真是耿直的好老师。您说biao子出卖肉体,贪官出卖灵魂,说得好,我赞成。可您是不是也把灵魂出卖给西方了呢?另外,您口口声声说中国人不信宗教,没有信仰,却多次提起上帝,还吹嘘说您的一个学生是基督徒,曾经拉您入教,但是您拒绝了。您说,您在心里信仰上帝,但是不参加教会活动。这也就是说,您自己承认是精神基督徒了。我国实行宗教与教育分离的制度,《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学校内不允许传教,请问把法律视为至高无上之神圣的您,在课堂上大讲上帝基督算不算是违法了?您告诉我们不要违法,这当然没错,可您自己违法又该如何呢?

虽然您不是共产党员,但是毕竟是高校教师,承担着为国家和社会培养建设者和接班人的使命。我不敢想象,假如您的学生真的把您的课听进去了,还觉得您说得好,那到底是培养了一群掘墓人还是接班人?您的课堂内容多次违背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甚至违反国家政策,在课堂上宣传基督教,破坏党的教育方针,请问您这样做合适吗?

但是您也不是绝对的一无是处,我对您的部分观点是表示赞同的。您非常强调一个人应该具有两种素质:专业能力和独立人格。专业能力是一个人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前提,独立人格是一个人不做坏事的保证。毫无疑问,您说的这样东西是对的,这个值得一听。其次,坚决不做违法的事。为了私人利益不能违法,为了公共利益同样不能违法,您是学法律出身的,这些东西是您的招牌。您有句话说得好,您说虽然您学的是法律,但是自认为法律是神圣不可亵渎的,于是您就没有把法律当成谋生手段而从事法律工作。去网上搜您的名字,还有学生把您的这句话拎出来赞扬您高风亮节的,当然这是他们的想法。要是每个学法律的都这样就热闹了,其结果无非是所有的法律工作者都不懂法,由此看来个人的所谓高风亮节可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您这样想当然不能说您错,在古代顶多是个腐儒而已,但是我觉得您没有从事法律工作确实是个正确的选择,不然您这样的法律工作者成为贺卫方之流也未可知。中国的法律界很乱,乱就乱在有很多自以为是的人,自以为是社会良心,其实啥都不是。您的一些学生说您的好话,大概是由于您提倡的专业能力独立人格,可是您的专业能力并没有向我们展示,而所谓的独立人格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老实说,您这样的老师我虽然亲身经历过的不多,但是闻其名的也有不少,而且他们还窃据着许多高校的教授、院长等职,在网络上更是一呼百应。可悲啊,在中国共产党建立和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高等学府,竟能让这样妖言惑众的老师站上讲台,岂不闻老人家有言如果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有的老师胡说,是因为脑子坏了;而有的老师胡说,是因为心坏了。脑子坏了还可以修,心坏了就没救了,您是属于哪一种呢?

从我自己上大学这几年接触的一些情况看,和您持相近观点的老师还有不少,您还有不少同道。我从网上了解到,2014年,辽宁日报微信以《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是什么样的》为题向各位微友征集微故事。收到的300多条留言中都反映,在大学课堂上说中国坏话、骂这个社会成为了时尚,逢课必讲瞧瞧人家国外成为普遍现象。后来,《辽宁日报》又专门用一个整版刊文《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明确反对高校教师在课堂上呲必中国。我在您这门课上的经历和感受无疑是对辽宁日报文章的一个注脚。

之所以用这种方式来和您直言我的意见,一来是因为我的性格天生耿直,不善掩饰。在老师面前,学生更应该坦诚以待。所以不管您怎么看,我想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真实感受。另外,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几年我通过上网阅读,深深的感觉到您的许多观点言论无疑是与中央的要求明显不符的。

比如我认真研读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一些会议讲话,深感您的言论无疑不与总书记的要求背道而驰,与总书记批评的观点做法非常相似。这给了我质疑、批评您的依据和动力。比如习近平总书记说过:

【我们的教育是为人民服务、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党和人民需要培养的是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好老师的理想信念应该以这一要求为基准。广大教师要始终同党和人民站在一起,自觉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实践者。】

【在我国,不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哲学社会科学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最终也不能发挥应有作用。】

【实际工作中,在有的领域中马克思主义被边缘化、空泛化、标签化,在一些学科中“失语”、教材中“失踪”、论坛上“失声”。这种状况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有的人奉西方理论、西方话语为金科玉律,不知不觉成了西方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吹鼓手。】

对照一下,您的一些课堂言论、授课理念不是非常荒唐吗?

那么到这里,这份结课作业也该结束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您看着给分吧。这篇文字至少说明,我没有缺席您的任何一堂课,并且认真听了每一堂课。如果您高风亮节,是不会不让我通过的吧?

【作者系某高校本科学生,为保护当事人权益,编辑对相关信息作了技术处理。】

作者:滔滔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