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内容

司马南:中美关系质变,中国拥抱谁?

时间:2018-4-10 19:21:37

  核心提示:张宇燕在亚洲博鳌论坛上。  8号的博鳌论坛,张宇燕关于中美关系发生质变的讲话引发关注。  张是一个谨慎的学者,不似满嘴跑舌头信口开河。同意张的基本判断。因为没有看到他讲话的全文,尚不解“GDP达到美国...

 

1.webp (23).jpg

  张宇燕在亚洲博鳌论坛上。


  8号的博鳌论坛,张宇燕关于中美关系发生质变的讲话引发关注。


  张是一个谨慎的学者,不似满嘴跑舌头信口开河。同意张的基本判断。因为没有看到他讲话的全文,尚不解“GDP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二”,与“中美关系处于临界点”之内在因果若何,是基于美国最近的反应作出的判断,还是有什么学理的基础与逻辑上的关联?


  他指出,当前,美国最担心中国在高科技领域赶超它,因此,在这方面对中国进行了约束。“约束”这个词用得有意思,颇耐人寻味。

 

  在我看来,与其说是约束,不如说是“管束”。老大傲慢骄狂,对中国“施以管束”更合心态。约束有缠缚束缚的意思,即按照约定条件加以限制,而“管束”更符合顶端动物的思维。

 

  长时间奉行韬光养晦对外策略,绝不当头,能忍则忍的中国,这一次竟然“不服管束”,令特朗普产生错愕,连个菜单都没有的情况下,顺口又追加了1000亿,中国依旧不屈服。

 

  哎呀,你还不服管束了?长本事了,是不是?有主意了是不是?想跟我全面对抗是不是?不给你点儿颜色看,你不知马王爷三只眼,不知道怒发冲冠红又飘。

 

  最核心的判断:中美关系发生了质变。

 

  如何理解如何应对这个质变?

 

  (1)质变是在量变的基础上发生的,标志着量的渐进过程中断,故而不是什么“友邦惊诧”,更不是中国网民的什么言论引发了美大人不悦,不是什么胡锡进轻狂言论导致什么民族主义情绪坏了事,当然也不是美国一惊一乍,草木皆兵,神经过敏。

 

  (2)事物的质变根源于事物的内部矛盾运动,美国的产业结构、美元霸权、美国老大心态以及永远当老大的心愿,促使美国选定了这样的政策。没有这个疯老头,也会有另外一个疯老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3)质变是事物发展的决定性环节,中美关系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严重对抗,到后来的破冰缓和,再到爱恨交织的八九十年代,中美关系的质变决定着美国走向,进而决定中国走向,决定世界大势。通俗点儿说,此番质变从美国老头儿角度一点儿也不难理解:美国吃亏了,美国上档了,美国被你们欺负得够呛了,一个臭打工的,现在隔着锅台上炕了,弄得爷都没有威望了。换言之,此种质变对中国的发展,相当于颁发了一个别致的金质奖章。

 

  (4)中美关系质变的过程中,事物处于显著变动状态,有人连贸易战三个字都不敢轻易讲,就怕友邦人士莫名惊诧,这其实是1949年之前既有的“恐美崇美病毒”被激活的指标阳性。贸易战是美国人强加给我们的,如果我们不从,可能升级到货币战、信息战、太空战,都可能强加给我们,此证质变是有迹可循的,其表征是丰富的,未必是连续性的,发展势必会引向纵深的。中美关系处理不好,世界进入多事之秋,陪笑脸,说好话,打碎了牙齿和血吞,不再管用,敢战能战,方能止战,老话说不打不相识啊。

 

  (5)应对中美关系的质变,中国的“国家动员能力”需进一步增强,歌舞升平,中性审美,娱乐至死的文化须应改变,个人伦理,集体伦理,更多地应该强调集体伦理,值得庆幸的是中共两次大会为应对这种质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完成了最重要的顶层设计。没有什么比

 

  奋发图强,建设自己的国家,让中国的综合实力不断跃升更重要的事情了,没有什么比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主体建设铜墙铁壁更重要的事情了。

 

  (6)中美关系的质变,势必引发两种体制的对决,强调世界共处于一个矛盾的统一体中,以“天下主义”理念处理天下事务,增强世界命运共同体共识,于我有利,于美有利,于世界有利。从某个角度上看,谁能够做大自己的朋友圈,谁是这一场体制对决的胜出方。中美关系质变, 增加了世界的不确定性,包括最坏的可能性,中国惟有有更勇敢地、更热情地、更真诚地拥抱整个世界,方有未来。


  我家大门常打开,朋友自然会多,谁家大门儿动不动就关上,还粗暴地把别人推出去,甚至打出去,这家便门可罗雀,富而不仁优遭鄙视。

 

  (7)现在的贸易战只是开始,贸易、货币、军事、政治,诸多较量之外,更长时间的较量,最大的较量还在文化域,秉承老祖宗留下来的古君子之德,或可在文化较力中争取到更多的人的理解。你斤斤计较,我惠而不费;你盛气凌人,我劳而不怨。你竭泽而渔,我欲而不贪;你横行霸道,我泰而不骄;你不教而诛,我威而不猛。


2018年4月9日晨写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及赶往颐和园方向的地铁上


附文:

 

  2018年4月8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2017年标志着中美关系进入质变期,因为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二。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是一个临界点。

 

  他指出,当前,美国最担心中国在高科技领域赶超它,因此,在这方面对中国进行了约束。未来,美国恐怕不仅会在贸易和投资领域对中国进行约束,整个对华政策都会出现很大的变化。

 

  张宇燕认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并不是要真正退出全球的体系、不是要颠覆WTO,特朗普实际上是以退为进。他不是不要全球化,不是不要贸易,而是想通过种种政策或者政策的威慑来达到更好的贸易条件,使得贸易规则更有利于美国。

 

  张宇燕告诉经济观察网,从战略层面上讲,中国的发展到今天,美国尤其对中国的高科技领域、制造业方面的发展规划感到担心。“我跟美国人在聊的时候也跟他们说,你们现在怎么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了,怕这个怕那个,怕这个国家怕那个国家,怕这个企业怕那个企业。我们有些企业就是不让进,全面封杀,我说你们至于吗,自信心哪去了?”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员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