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域外 >> 内容

于圣明:百年恩怨何止墙——川普之前的美国是如何对待墨西哥的

时间:2017-2-5 20:27:22

  核心提示:最近几天,特朗普再次因为正式签署总统令,要在美墨边境建墙且拒绝承担费用,而引起轩然大波。由于特朗普曾经威胁会通过增加关税,变相把“修墙费”分摊到墨西哥人头上,墨西哥的不少城市爆发了“抵制美货”运动。特...

最近几天,特朗普再次因为正式签署总统令,要在美墨边境建墙且拒绝承担费用,而引起轩然大波。由于特朗普曾经威胁会通过增加关税,变相把“修墙费”分摊到墨西哥人头上,墨西哥的不少城市爆发了“抵制美货”运动。特朗普原定的与墨西哥总统于1月31日会面的计划也遭到墨西哥方面取消。

美国国内也是骂声一片,部分评论家将特朗普的边境墙计划与冷战标志柏林墙相提并论,认为这个过分的计划将成为对美国声誉和美墨关系的极大损害,一时间好不热闹。

可正如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宋鲁郑指出的,美墨之间的“墙”早就存在,这锅真轮不到特朗普背

美墨边境美国圣迭戈附近的“墙”

如果再回头看看,我们还能发现,边境墙在美国欺负墨西哥的两百多年历史上,其实不算什么大事儿。毕竟,今日美国有2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占总面积936万平方公里的四分之一强,就来自于这个倒霉的、有点“不争气”的南方邻居。下面,我们就从历史中的两个侧面看看川普之前的美国,是如何“欺负”墨西哥的。

“移民危机”与明火执仗:19世纪前半叶的美墨冲突

在美国建国的最初几十年里,其国土与日后墨西哥合众国的前身,隶属于西班牙殖民帝国的新西班牙副王辖区并不接壤,但19世纪初的美国人已经开始显露出对疏于管理而面积广大的西班牙领土的强烈兴趣。后来出任美国陆军第6任总司令,与西属美洲殖民地颇有渊源的詹姆斯·威尔金森1804年收到的一封信中写道:“肯塔基人……像古代的罗马人那样渴望掠夺,墨西哥在我们眼前闪闪发光……”词句之间不难看出写信者对于征服墨西哥的强烈愿望。

詹姆斯·威尔金森

等到1821年,长达11年的墨西哥独立战争终于结束的时候,渴望在资源丰富的广袤西部获得安身之地的各种合法和非法的美国移民,以及贩卖毛皮的商人,已经开始在美墨边境乃至墨西哥领土内的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等地安营扎寨。他们很快就通过移民在墨西哥地广人稀的北部地区确立了人口优势,而当时处于政治混乱和财政困难之中的墨西哥政府则很难招徕本国移民充实这些地方,只得听凭美国移民大量涌入。

鼓吹“天定命运”的绘画:代表美国的女神追随着西进美国移民的篷车,将电线代表的现代文明传播到西方蛮荒的大地。

19世纪30年代,越来越多的美国移民开始引起了墨西哥人的警觉,墨西哥政府终于开始限制美国移民的流入,这反过来又引起了在墨美国人的更大不满,使得冲突进一步扩大。1836年,德克萨斯的美国移民宣布成立“德克萨斯共和国”,墨西哥与德克萨斯之间的冲突就此爆发,美国在这一过程中并未置身事外,有大量美国冒险家乃至从美军中开小差的士兵加入了德克萨斯军队,许多美国城市也进行了旨在支援德克萨斯的募捐活动。

随着德克萨斯军队在圣哈辛托之战中意外胜利,被俘虏的墨西哥独裁者不得不以承认德克萨斯的独立来换取自己的自由。九年之后的1845年,德克萨斯共和国成为了美国的第28个州。

美国画家亨利·麦卡迪的画作《圣哈辛托之战》,德克萨斯人在此战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并俘获了墨西哥独裁者圣安纳,后者被迫承认德克萨斯独立,这为几年后德克萨斯并入美国埋下了伏笔。

在取得德克萨斯的同一年,美国舆论界兴起了所谓“天定命运”(Manifested Destiny)学说,即认为美国向西扩张领土不仅有上天注定的合法性,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帝国主义扩张行为,而是向广大“愚昧落后”地区传播民主制度的“拯救”行为。

在这一思潮的影响下,美国总统波尔克开始与当时的墨西哥政府谈判购买包括加利福尼亚在内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墨西哥土地。在这个要求被拒绝后,波尔克下令美国军队进入刚刚被吞并的德克萨斯和墨西哥的争议地区,挑起了美墨战争。

美墨战争中的蒙特雷之战

面对美国人海陆并举的进攻,士气低落的墨西哥军队屡战屡败,终于在1847年被攻进首都,不得不屈膝投降。

1848年的美墨和约剥夺了236万平方公里的墨西哥领土,相当于当时墨西哥领土的一半还多,对此的“报酬”仅是少得可怜的1500万美元。

1500万美元相对于236万平方公里土地是个什么概念?1853年,美国国会议员加兹登代表美国向墨西哥购买了以今日亚利桑那州图森为中心的一部分土地,在这次相对公平的交易中,美国人为2.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美墨战争割占地的百分之一大小——就付出了1000万美元。

就连后来的南北战争英雄,后来贵为总统的格兰特也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想不会有比美国入侵墨西哥更加卑劣的战争了。”可以想见,在这种“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的情况下,如果“特朗普之墙”能够穿越到那个时代,墨西哥人大概会将其视为停止侵略的标志而大加欢迎也说不定呢。

美国地图变迁史,其中浅橙色部分为从墨西哥取得,这一部分包括今日美国的近10个州,美国全国四分之一多面积的土地。

控制与干涉:20世纪初期的美墨冲突

在美墨战争结束后,虽然两国之间再无战争,但美国并没有停止其“欺负”墨西哥的进程。1911年,墨西哥独裁者波菲里奥·迪亚斯被革命推翻,不久后,墨西哥就陷入了以亲英的维尔塔政府为一方,以卡兰萨等宪政主义革命者为另一方的新内战之中。

为了避免美国在墨西哥的投资受到损失,防止其他列强趁虚而入,美国军队于1914年4月派兵在墨西哥港口韦拉克鲁斯登陆并对其加以占领,以逼迫维尔塔总统下台。在维尔塔8月份下台后,韦拉克鲁斯的美军又迁延很久,直到11月末方开始撤退。

两年之后,美国因为墨西哥农民游击队对美国边境城镇的袭击再次派兵深入墨西哥与墨西哥政府军及游击队爆发冲突,直到1917年2月美国与德断交才撤回。这样明显的干涉主义行为在当时引发了相当大的国际不满,不过美国仍然将其视为阻止欧洲国家干涉西半球的必要举措。

甚至在美国“远征队”撤离美国20年之后,墨西哥本国已经走上发展正轨之时,占墨西哥石油业近70%份额的美国资本也因为国有化问题与墨西哥政府产生严重摩擦,只是因为世界大战危险的迫近,忌惮后院起火的美国才对墨西哥做出让步。在这个阶段,美国虽然有所收敛,但是用强权对墨西哥进行公然胁迫和干涉的行为依然存在。

美国报纸上的漫画:越过边境追捕墨西哥农民袭击者的山姆大叔。反映了当时美国人对墨西哥游击队的态度。



在政治上对墨西哥横加干涉的同时,美国也通过大量的资本输出,将墨西哥变为在其控制下的原料产地和商品倾销地。

在波菲里奥·迪亚斯统治的几十年里,墨西哥的经济因为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的涌入而取得了较大的发展。然而,这也导致了以矿业为代表的国家经济主要增长点被外国资本长期把持,据《世界现代化历程:拉美卷》一书中的数据,美国资本掌握了迪亚斯时代墨西哥75%的矿业和50%以上的采油业,外资工厂的关键职位也都由外国人把持,大部分墨西哥本国人只能沦为非熟练技工接受外国资本家的层层剥削。可以说,墨西哥近代工业的最重要部分与墨西哥本国无关。

墨西哥的民族资本也在外国尤其是美国大资本的打压和排挤之下举步维艰,加之墨西哥政府的各种产业政策全部向外国投资者倾斜,墨西哥民族资本的发展几乎停滞。当时墨西哥人中间流传着“迪亚斯是外国人的亲妈,墨西哥人的后妈”的顺口溜。毫无疑问,在迪亚斯的“亲儿子”里,最多的就是美国资本家。这一情况直到20世纪30年代卡德纳斯总统上台之后才得以有所改善,但墨西哥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国,尤其是美国投资的情况时至今日依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平心而论,历史上的美国确实有着比墨西哥更为优越的政治经济条件,美国制度的实际效果也确实优于墨西哥早期独裁者“城头变换大王旗”式的考迪罗家族专制统治。但拥有这些优越条件的美国却借此肆行侵略,对墨西哥缺少国与国之间基本的平等与尊重。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的“边境墙”对美国本身来说也许是一个突发奇想的过分举动,但对于墨西哥来说,这不过是其北方强邻“欺负人”节目单上的另一个新花样罢了。不过,不论“打”的花样如何翻新,落后就要挨打的真理,两百年来从来没有变过。

作者:于圣明 来源:观察者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