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域外 >> 内容

美国特工披露审讯萨达姆·侯赛因内幕

时间:2017-1-2 20:06:30

  核心提示:作者约翰·尼克松    《向总统汇报:审讯萨达姆》,(美国)蓝骑士出版社2016年12月。    被捕时的萨达姆    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对伊拉克局势固执己见。    权倾一时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


    作者约翰·尼克松

    《向总统汇报:审讯萨达姆》,(美国)蓝骑士出版社2016年12月。

    被捕时的萨达姆

    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对伊拉克局势固执己见。

    权倾一时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死后10年,曾参与审讯他的一名美国特工出版了回忆录。该书作者坦言,虽然美国摧毁了萨达姆的政权、消灭了他的肉体,但这个男人留下的嘲讽被历史一次次印证。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审讯对象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之前,美国中情局(CIA)特工约翰·尼克松(John Nixon)连续27小时没合眼。然而,当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失踪多日的萨达姆被美军特种部队抓获的消息传来时,他全身上下顿时充满了肾上腺素。

    “这个蓬头垢面的男人真是世上最危险的通缉犯、华盛顿的眼中钉吗?”在近日出版的回忆录《向总统汇报:审讯萨达姆》中,尼克松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心理活动。

    沦为囚徒仍不失狂傲

    2003年12月13日,顶着中情局特别分析师的头衔,约翰·尼克松来到被战火蹂躏的伊拉克已经8个星期。上司给他的首要任务,就是追踪萨达姆及其亲信的蛛丝马迹。

    当时,萨达姆苦心经营的政权已在美军的攻势下土崩瓦解,但有关他本人的大多数线索属于雾里看花。不过,当在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附近的一处农场进行搜寻的士兵发现了一位藏在地洞中、蓄着大胡子的男性时,尼克松意识到,机会来了。

    坊间一直传言萨达姆有不少替身。为了对嫌疑人验明正身,尼克松早就通过录像把萨达姆的体貌特征牢记在心:右手有文身、左腿受过枪伤、嘴唇习惯性地向一侧下垂……

    当晚,军方把“1号目标”空运回巴格达,让特工们进行现场鉴定。审讯室的门打开时,尼克松不禁吸了口气。对方坐在折叠椅上,穿着白色长袍和蓝色风衣。

    “不可否认,这个男人很有魅力。他身高6英尺1英寸(约1.85米),体格健壮。即使沦为阶下囚,脸上仍是一副‘我是大人物’的神情。”《向总统汇报:审讯萨达姆》一书写道。

    尼克松决定先发制人。“我有问题想问你,要如实回答,明白吗?”

    嫌疑人点点头,突然反问:“你最后一次见到我儿子(编者注:萨达姆的两个儿子乌代和库赛在此之前已被美军击毙)是什么时候?”

    在场的美国人都因为这极具侵略性的口气吃了一惊。“你们这帮家伙是谁?你是军事情报人员吗?还是雇佣工?回答我!亮明身份!”他咆哮道。

    他是如何逃离巴格达的?谁帮了他?对美军关心的东西,萨达姆只字不提,而是想方设法掌握对话的主导权。“你为什么不问我关于政治的问题?你可以从我这里学到很多东西。”尼克松发现,眼前这个男人不只是声音洪亮,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嘲讽。

    连珠炮般发言的同时,萨达姆还主动撩起长袍,展示左腿上的一块伤疤。“是枪伤吗?”尼克松问。对方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就这样,确定其身份的最后证据坐实了。

    审讯者反遭冷嘲热讽

    抓捕萨达姆的过程其实很顺利。真正让美国方面感到棘手的,是如何了解有关他的政权的真相,特别是一直被当作入侵伊拉克借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就此的回应,让包括尼克松在内的美方审讯人员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

    “你发现了一个带你找到萨达姆·侯赛因的叛徒,但你真的没有一个能告诉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哪里的叛徒吗?”萨达姆称,美国人是一群不了解伊拉克、到处搞破坏的恶棍。

    “伊拉克不是什么恐怖主义国家,”他不紧不慢地说,“我们与本·拉登毫无关系,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有威胁我们的邻国。问题是,美国总统(小布什)认定伊拉克想攻击他老爸,说我们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当被问及是否考虑过对驻沙特美军先发制人地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萨达姆苦笑:“我从没想过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甚至都没讨论过。使用化学武器来对付世界?有常识的人会这么做吗?当它们没有被用来对付我们的时候,谁会用这种东西?”

    上世纪80年代两伊战争期间,伊拉克当局确实在库尔德人掌控的城市哈莱布杰使用了化学武器。谈起那段往事,萨达姆怒不可遏:“我不怕你或你的总统。我要做我必须做的事情来保卫我的国家!”接着,他话锋一转:“但我没有做过那种决定。”

    离开房间时,萨达姆与尼克松交换了一下眼神。“我在生活中惹恼过很多人,但从来没有人用这样凶狠而充满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后者在回忆录中如此记载。

    他还提到,上级对特工们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但还是有些东西让他和同事忐忑不安。“直觉告诉我,萨达姆所言有理。他对哈莱布杰事件感到愤怒,并不是因为他的军官们使用了化学武器;他从来没有懊悔,只不过觉得此事给了敌人(伊朗)大肆宣传的机会。”

    美方的猜测南辕北辙

    这并不是唯一让尼克松吃惊的细节。他在书中提到,此前多年的研究中,“我从未怀疑脾气火爆的继父给萨达姆造成的影响”。许多精神病学家甚至认为,少年时代时常被继父拳脚相加,正是萨达姆如此暴戾甚至试图获得核武器的原因。

    萨达姆本人却完全颠覆了这种分析,称自己的继父是天下最善良的人:“易卜拉欣·哈桑,上帝保佑他。如果他有秘密,他会将秘密托付给我。他待我比待亲儿子都好。”

    中情局认为,萨达姆因背部受伤放弃了吃肉和抽雪茄,但尼克松从自己的审讯对象处获得的情况是,他每天最少抽4支雪茄,胃口特别好,身体更是出奇地健康。

    尤其令美国人迷惑的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萨达姆对伊拉克境内发生的事情似乎不怎么知情。他没有自保的周密计划,也无法理解这个国家即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当话题转移到9·11事件时,萨达姆的反应很快。“看看谁参与了,”他如此辩解,“他们来自哪个国家?沙特阿拉伯。穆罕默德·阿塔(事件主谋)是伊拉克人吗?不。他是埃及人。你为什么认为我参与了这次袭击?”他坦言,自己原以为,华盛顿会对伊拉克更友好,因为前者需要一个世俗化的伊拉克政权以对抗原教旨主义。

    尼克松对此的评价是:“多可悲的错误啊。”

    审讯过程中,远处经常传来沉闷的爆炸声。萨达姆似乎为此感到很开心。“你们会失败的,”他说,“你会发现控制伊拉克不是那么容易。”如今看来,随后发生在伊拉克的一切验证了萨达姆的先见之明,但在当时,美国人搞不懂这个囚犯为何会有那样的直觉。

    “你不了解阿拉伯人的语言、历史和想法,”萨达姆半开玩笑地告诉尼克松,“不了解伊拉克的天气和历史就很难了解伊拉克人民。区别在于日与夜和冬与夏之间,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伊拉克人头脑冷静,因为这里的夏天特别热。你尽管把这一点告诉你的总统!”

    伊拉克战争划算吗?

    然而,当约翰·尼克松有机会向小布什面对面地解释伊拉克的情况时,已经是2007年。在那之前的2006年年底,萨达姆被处以绞刑。

    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中,当被小布什问“萨达姆是个怎么样的人”时,尼克松情不自禁地表示,他“先是设法消除对方的敌意,然后用自谦的智慧为你解忧”。

    小布什听罢,脸色变得难看。尼克松赶紧打圆场:“真实的萨达姆是尖刻、傲慢和残忍的。”小布什这才平静下来,看着副总统切尼,两人似乎心照不宣。

    汇报临近结束,小布什突然插了一句:“你确信萨达姆没有说,他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藏哪儿了?”有些在场的人笑了,但尼克松觉得拿这种事情当冷笑话并不合适——当时,美国已经在伊拉克失去了4000多名军人。

    几个月后,尼克松再度前往华盛顿。这一次,小布什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要求听取有关什叶派教士萨德尔的汇报。但这不是既定议事日程之内的内容。

    为了紧扣审讯萨达姆的主题,尼克松说:“好吧,这是64000美元(他的薪水)的问题。”小布什紧追不舍:“你为什么不让它变成74000美元,或者不管你能挣多少,直接回答呢?”

    小布什在2010年出版的回忆录中提到:“关于伊拉克的错误情报,我不会批评在中情局勤劳工作的爱国者。”然而,在尼克松看来,小布什最喜欢的,就是把一切错误都归咎于中情局,称中情局的分析为“胡思乱想”,只听自己爱听的内容。

    “我不愿意暗示萨达姆是无辜的,”尼克松在《向总统汇报:审讯萨达姆》一书中如是说,“但是,与勇敢的男女军人耗费的精力和‘伊斯兰国’的崛起相比,让老迈和闲散的萨达姆掌权似乎更划算,更不用说我们重建伊拉克所付出的、超过3万亿美元的巨大财力了。”

作者:史春树编译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