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 >> 内容

再现全家服毒惨剧:怎样才能让穷人有尊严、有保障的活着?

时间:2016-9-12 21:02:19

  核心提示:【摘要: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先进和文明,不是看富人有多少财富,不是看有多少亿万富翁,不是看城市里有多少豪宅,道路上有多少豪车,而是看穷人是否能体面、有尊严、有保障的生活。我们一定不能忘了我们的宗旨是“共...

 

【摘要: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先进和文明,不是看富人有多少财富,不是看有多少亿万富翁,不是看城市里有多少豪宅,道路上有多少豪车,而是看穷人是否能体面、有尊严、有保障的生活。我们一定不能忘了我们的宗旨是“共同富裕”,而不是富者更富,穷者更穷。保护穷人应该是我们政策的优先出发点,否则还会有更多的穷人一家一家、一群一群的因贫困、因绝望而服毒惨死,绝不能让穷人绝望。】

 

惨剧一幕接着一幕,令人心酸心寒,也发人深思,让人警醒。

2016年6月9日晚,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一家4个儿童在家中喝农药死亡。8月24日,这一幕再次重现。甘肃临夏州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山老爷弯社再次发生一起悲剧,一位年轻母亲先后让4个孩子服毒,然后自己服毒身亡,丈夫随后也服毒自杀,一家六口全部身亡。两幕惨剧都发生在我国西部最贫困的农村,而此时正值政府“精准扶贫”计划的启动时刻,何以发生如此悲剧?我认为,悲剧的根源不仅仅在贫穷,更在绝望,贫穷并不会让人做出“绝户”的行为,只有绝望才会如此,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摆脱贫穷。我认为他们绝望的根源在于他们面对着难以翻越的“三大差距”,贫穷的命运将会子子孙孙延续。

赤贫与富豪之间、乡村与城市之间、中西部与东部之间的“三大差距”,已经成为阻碍中西部农民走向富裕的巨大障碍,中西部乡村一次又一次发生令人寒心的惨剧,是因为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受新自由主义误导,忘记了“共同富裕”的宗旨。

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然后让先富起来的人帮助没有富起来的人,让先富起来的地区帮助落后地区的政策。然而,三十多年过去了,确实有许多人先富起来了,也确实有许多地区先富起来了,可我们忘记了一个前提,那就是新自由主义政策激发的是人的贪婪的本性,激发的是人的恶的本性,让人永无止境地追求财富,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的善心。因此,当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当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之后,他们并没有去帮助那些依然处于贫困状态的地区和群体,而且这种差距随着国家财富的积累,而变得越来越大,从绝对数来说,富裕地区和富裕群体越来越富有,直至成为超级富豪,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体越来越贫穷,直到进入赤贫状态。富裕地区和富裕群体并没有也不可能主动地自觉地去帮助那些越来越贫困的地区和群体,这是本性使然当初是政府的政策使他们富裕起来,而现在政府的某些政策依然是偏向东部地区,依然是偏向富裕地区和富裕群体,因为政府的政策正在被利益集团和新自由主义势力所影响,他们掌控着话语权。“三大差距”已经使这个社会倾斜,如果我们不能铲除这“三大差距”,这个社会一定会随之倾倒。

我们先看看东部地区是如何富裕起来的:改革开放之初,国家采取了向东部地区的倾斜政策,一时间“孔雀东南飞”,不仅是人才,而且资源和财富都滚滚涌向了东部,如果是国与国之间,会有关税保护,可在省与省之间,在东部与中西部之间却没有关税保护,东部依靠对中西部资源的掠夺和产品的倾销,一夜之间把中西部几乎所有企业和产品挤垮,中西部地区如果有资源还可以低价出卖资源,如果是资源贫乏地区,则发展陷入无望,他们唯一的出路是输出劳动力,也就是农民工,可有几个农民工靠出卖苦力最后成为富豪了的呢?三十多年过去了,城市已经繁华无比,亿万富翁已经比比皆是,城市的高楼大厦麟次栉比,可农民工依然是农民工,他们的子女从前是留守儿童,今天要么是第二代第三代农民工,要么依然是留守儿童,国家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财富500强榜单上中国富豪的数量一路攀升,可农民工和留守儿童的生存状态依然没有改变。同时,在我们各级人大政协代表委员中,富人的比例越来越大,而农民工和贫困人口的比例并没有增加,富人的话语权越来越重,穷人的话语权越来越轻。如此发展下去,穷人还有什么指望呢?他们怎么会不失望和绝望呢?

去年,在中国靠房地产发了大财的李嘉诚带着他的千亿家资出逃大陆,去了西方,阿里巴巴说是中国的巨型企业,可被日本人控股,他们赚的巨额财富有一毛钱贡献给了穷人吗?万达的老板王健林可以轻松地将一个亿作为一个小目标,而中西部农村的穷人却在为一餐饭发愁。据说有个神秘的大享花费二十多亿购买一架世界上最豪华的私人飞机,还有演员黄晓明豪掷两亿举办一场奢华的婚礼,王宝强离婚案又爆出他家拥有豪车豪宅无数,更有无数权贵富豪将家属和财产送到境外享受优裕的生活,他们富了,可少有富人想过要把他们的钱财散给穷人,给曾经为他们致富当过垫脚石的穷人,富人还在想着更富,有了一百亿还在想一千亿,他们基本不会将一个亿的“小数目”支援穷人,最令人可怕的是,这种状态愈演愈烈,富者更富,穷者更穷正在被某种体制固化,形成一种被固化的社会形态,这更像是《北京折叠》科幻小说中的情景,超级富人、白领阶层和苦力百姓的生存状态已经固化,苦力百姓要想变成富人完全不可能,即使要变成白领也是难上加难。

精准扶贫是非常好的善举和政策,但要彻底改变中西部农村的贫困状态必须从根本上寻找良策。我认为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制定强制政策:

一是从国家层面制定体现“东部回馈中西部”的刚性政策,国家财政分配和国家投资对中西部的比例应该占大头,应该确立“中西部优先”原则。

二是在税收政策上应该对中西部有优惠和倾斜,以扶持中西部企业起步、发展和壮大,通过税收实现财富由东部向中西部转移。

三实行阶梯税制,对富人征收更多的税赋,以帮助穷人。

四是增加各级人大政协中穷人的代表委员比例,让他们有更多话语权,让他们能够参与政策的制定,以改变目前国家政策被富人绑架的状态。在参政议政方面,富人是永远不会为穷人说话的,这一点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五是要从政策上实现中西部经济大发展,让中西部人群在家门口就业,真正实现中西部和东部均衡发展。

六是要从国家财政上拔出专款用于中西部农村教师的工资,让他们有着与东部城市一样的收入,成为中西部地区农村中最稳定最受尊敬的群体,从而实现对中西部农村教师队伍的稳定,从根子上实现中西部农村教育与东部教育的公平化和均等化。

七是由国家财政出钱在中西部农村增加医疗投资,建条件更好的公立医院,让农村人口享受更健全的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障。

政策、财政、税收、决策、教育、医疗和发展是中西部农村铲除“三大差距”的根本出路,必须综合施策,缺一不可。我们不能指望已经富裕起来的东部地区和已经富裕起来的富人们会发善心、自觉地将他们的财富转移给中西部地区和穷人,必须通过像从前执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那样的政策引导一样让这些先富起来的地区和群体将他们的财富必须拿出一定比例去支持中西部落后地区的发展,帮助中西部贫困群体脱贫,这是一种强制措施,否则先富地区和先富群体会继续役使和掠夺中西部穷困地区。

我们一定不能忘了我们的宗旨是“共同富裕”,而不是富者更富,穷者更穷,我们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不能让代表富人的利益集团代表国家机器,不能让代表富人的利益集团掌控国家政策,“共同富裕”一定是我们的目标,而且为全体人民服务应该是我们政府制定政策的落脚点,保护穷人应该是我们政策的优先出发点,否则还会有更多的穷人一家一家、一群一群的因贫困、因绝望而服毒惨死,绝不能让穷人绝望,绝不能让百姓绝望,绝不能让人民绝望,一定要铲除高耸在中西部农村穷人面前的“三大差距”,让穷人也能享受改革开放的红利,让穷人也能平等地享受社会发展的成果。

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先进和文明,不是看富人有多少财富,不是看有多少亿万富翁,不是看城市里有多少豪宅,道路上有多少豪车,而是看穷人是否能体面、有尊严、有保障的生活,看穷人是否有饭吃、有衣穿,是否上得起学,看得起病,养得起老,住得起房。富人的财富再多也是富人的,他们随时都可能卷款出逃,与他们的子女家属一起去境外过他们天堂般的生活。穷人却只能永远留守在这个国家的土地上,与这个国家相依为命。我们要通过法制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实现人民对国家财富的共享。

作者:李光满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