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域外 >> 内容

日本右翼的“逆袭”

时间:2016-8-24 23:00:04

  核心提示:8月15日,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人头攒动。法新社本报记者 蓝建中 发自东京8月15日,日本战败71周年。当天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又迎来汹涌的人潮,右翼团体也倾巢出动,在神社附近的马路边,多辆黑压压的...

8月15日,日本东京的靖国神社人头攒动。法新社

 

本报记者 蓝建中 发自东京

8月15日,日本战败71周年。当天位于东京九段下的靖国神社又迎来汹涌的人潮,右翼团体也倾巢出动,在神社附近的马路边,多辆黑压压的右翼宣传车停在警车之间。在靖国神社正门入口,一名右翼分子拿着大喇叭,大声鼓噪着要求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不过,对于这些右翼的活动,匆匆来往的人群中并没有多少人停下脚步予以关注。

实际上,在日本的语境中,“右翼”一词单指这种开着黑色的宣传车招摇过市的政治团体。由于这些街头宣传右翼团体很多时候被贴上排外主义、军国主义、暴力等负面标签,往往被认为是打着政治结社招牌的“暴力团”成员,而被视为与保守主义和保守团体不同的组织。加之很多团体由不清楚来历和正当职业的人主宰,所以这种右翼团体和活动家被国民敬而远之,无法成为国民广泛的保守思想的接纳机构,真正影响政治生活的能量并不大。

不过,保守团体虽然不都像街头宣传的右翼这样凶神恶煞,但是思想深处却有很多共鸣之处。因此,在观察日本右翼的动向时,不能仅局限于这种狭义上的右翼,还要包括保守团体。

右翼史观“逆袭”

8月15日,虽然部分阁员和国会议员参拜了靖国神社,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并没有去参拜,只是通过代理向靖国神社供奉了“玉串料”。当天,在日本武道馆举行的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安倍连续4年没有像历代首相那样谈及亚洲的加害责任和对此的反省,只是赞扬说在战殁者“高贵牺牲”的基础上,才有了现在享受的和平与繁荣。

与之相对比的是,日本明仁天皇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致辞中连续第二年提及对战争“深刻反省”。

安倍不提加害责任,完全不令人意外,因为按照安倍的历史观,他简直应为日本当年的所作所为感动得落泪。去年8月14日的傍晚,安倍发表战后70周年讲话。他一上来就说:“日俄战争给予处于殖民地统治下的亚洲和非洲的人们以勇气。”这个观点是日本右翼势力的一贯主张,认为日本明治维新后引领了殖民地人民的独立,特别是日俄战争鼓舞了殖民地人们的独立斗志,从而将太平洋战争也视为解放殖民地人民的战争。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日本在那一时期前后强占了中国台湾作为殖民地,并且将朝鲜殖民地化。

安倍不仅对加害行为暧昧其辞,不为日本的战争罪行道歉,还特别指出日本发动战争是受到欧美经济封锁,暗示日本发动的是“自存自卫”的战争,是被迫发动的,而且还大力吹嘘日本战后的国际贡献,指出今后要高举积极和平主义大旗,继续给国际社会作贡献。可以说,安倍讲话完全是给日本摆脱责任,评功摆好,完美体现了日本右翼势力的史观。

一名在日华人专家指出,实际上,从20年前的桥本龙太郎政权开始,日本就加快了右倾化的步伐。这20年期间,高呼着排外口号的游行被允许,如果不右倾就难以当选议员,代表性的媒体右倾化日趋严重,教育领域涉及现代史(尤其是不光彩的那段历史)的内容越来越少……

虽然日本社会不乏各种美化侵略的言论,但是安倍讲话的特殊性在于他是代表日本政府做的表态,这可以看作鼓吹侵略有利、侵略有功的“靖国史观”开始全面“逆袭”。联想到安倍上台以来延揽大批志同道合的政客进入内阁,在教科书、安保法、修宪等方面的所作所为,也正是这种“靖国史观”在庙堂之上开始大行其道的一个体现。

保守势力“壮大”

提及安倍政府的所作所为,不能不提到“日本会议”发挥的巨大作用。“日本会议”是日本最大的保守组织和国粹主义团体,其成员涵盖政界、经济界、司法界、教育界、宗教界等,不少人还是大学的名誉教授和经济界大佬等。“日本会议”基于保守立场进行政策提言和院外活动,在全国47个都道府县都有下属组织。目前,“日本会议”会员超过3.8万。

“日本会议”否定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标榜修宪、修改教育基本法、实现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反对夫妇不同姓法案、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科书等。2013年11月,“日本会议”制定“修宪三年构想”,明确提出“增强军事力量”,设立“紧急事态条款”。安倍内阁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实践了该组织的主张。

“日本会议”还通过国会议员恳谈会,给许多保守政治家施加影响。截至2015年9月,共有281名国会议员参加“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恳谈会主要领导人均为日本政府或自民党现任或前任高官,首相安倍晋三和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是其特别顾问。可以说,恳谈会覆盖了日本政权中枢,安倍内阁甚至被称为“日本会议内阁”。

每年8月15日,在靖国神社的人潮中,除了各种保守市民团体以及右翼团体外,“灵友会”等宗教团体的身影也非常引人注目。

日本当今右翼活动的一大特征就是“宗教右翼”的抬头。宗教团体具有右翼倾向在日本有悠久的传统,很多宗教组织本身就是右翼组织。

宗教组织通常具有强大的组织能力和圈钱实力,可运用丰富的资金实力和组织力量,支持各种运动,而且通过强大的动员力,在选举中还会对国会议员和部分行政首长产生影响,所以不少政治家都依靠宗教团体支持。

拥有保守和右派思想的新兴宗教团体通常会直接或者间接成立政治团体。例如,“神社本厅”建有相关团体“神道政治联盟”,通过“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给部分自民党议员施加重大政治影响力。截至2016年8月,以自民党为中心,有298名议员参加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恳谈会现任会长是安倍晋三,现任安倍内阁的多名阁员也是恳谈会成员。如今,“神社本厅”利用遍布全国的神社网络,在众多神社内开展起征集支持修宪的活动,成为宗教组织积极干政的一个重要表现。

由于宗教的基础在于众多的信众,在这个意义上,宗教右翼的抬头也可以视为一个危险的动向。

近十年来,以反华、憎韩为主轴的市民运动型的“行动保守”开始抬头。“行动保守”的政治活动模式与一般的市民运动一样,开展征集签名和募捐活动,或者是打着标语牌,高呼口号进行游行。

“行动保守”的特征是利用互联网进行宣传活动,召集支持者。其代表就是“不允许在日(指在日的朝鲜人和韩国人)特权市民之会”(在特会)。“在特会”建立之初不过是个约20人的小团体,现在已经成为“行动保守”的主力。截至2015年底,会员达到1.57万,工作人员达到89人。

“草根保守”的崛起也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动向。所谓“草根保守”,是指在进行保守运动和右翼活动的人群和复古主义者,区别于原有的右翼团体和政治活动家等特殊人士,而是极为普通的市民。

在“草根保守”运动中,以“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最为知名。该会是由前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和电影导演水岛总为核心建立的,运动方针就是由作为草根的一般国民站在前列,推动舆论和国政,实现日本国民的“草莽崛起”。

“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在日本各地与“草莽全国地方议员之会”所属的地方议员一起,开展全力阻止给外国人参政权法案的宣传活动,对于那些对该法案态度积极的国会议员,则开展促使其落选的运动。该组织还经常举行针对钓鱼岛问题的游行,并且举行抗议活动。

与公众形象比较差的街头右翼组织以及口号极端的“行动保守”相比,“加油日本!全国行动委员会”表面上看有着“文明”的一面——组织严明,街头游行也井井有条,甚至吸引家庭妇女和学生参加。

分裂中国的心态有市场

给日本的右翼下个明确定义非常复杂,但是如果按照右倾倾向、民族主义、厌华的标准,恐怕当今相当一部分的日本人与右翼都是有共鸣的,而其中的一个公约数恐怕就是力图分裂中国的心理。

一名来自国内的业界朋友跟记者讲述了不久前受邀参加某地日中关系团体聚会时的见闻。当时,该团体负责人在致辞时抨击中国,鼓吹“某独”。但令人惊诧地是,现场反应却很平静,并没有成员公开表示这些言论有何不妥。

由于对中国的发展势头难以适应,同时受历史上积淀的“小中华”思想的影响,担心日本沦落为亚洲的边缘国家,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分裂中国来彻底弱化中国,俨然成为日本社会相当一部分人的共识。

杏林大学教授刘迪指出,安倍执政是上世纪90年代后日本在国际社会遭到挫折、社会自信丧失,保守主义崛起的产物。面对中国崛起、亚洲崛起,日本正在寻找自己在亚洲和世界的地位。保守主义就是建立在这种社会心理基础之上的社会意识形态。保守主义阵营中,存在一个右翼集团,这个集团存在明确的政治纲领、行动目标。其目的是摆脱战后国际秩序对日本的束缚,恢复战前的日本国内社会秩序。

刘迪指出,在整个社会保守化的大背景下,作为平衡力量的左翼呈现弱化趋势,无法对右翼形成牵制。而部分年轻人在媒体、教育的煽动下,对中国的发展存在畏惧乃至敌对心理。作为日本国民,追求安心、安全、安定的社会心理倾向,这本无可厚非,如何把日本国民的普遍追求“三安”的社会心理与利用这种心理来煽动民族、国家仇恨的个人区分开来,这是对日政策需要思考的课题。❖

作者:蓝建中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