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思想 >> 内容

揭穿美国的六大谣言与谎言!

时间:2016-5-11 19:14:06

  核心提示:纵观世界发展的漫长历史,大国、强国对于国际秩序的塑造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二战以后直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冷战思维、霸权主义主导国际秩序,造成了巨大的财富和文明的消耗;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和平发展...

 纵观世界发展的漫长历史,大国、强国对于国际秩序的塑造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二战以后直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冷战思维、霸权主义主导国际秩序,造成了巨大的财富和文明的消耗;上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和平发展成为世界绝大多数国家认同的主题,经济全球化加快推进,多边共同利益显著增加,但世界并不那么太平。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日益巩固,成为名副其实的领导国家。美国凭借独一无二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对全球事务实施干预,在客观上发挥了一定的势力平衡作用。

不过,尽管美国政治团队也不断有变化和更替,但他们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冷战思维残存和霸权主义思维的左右。对世界多样化的文明、不同的发展和治理模式缺乏必要的尊重,抱有美国模式放之四海皆准的心态。对他国政局实施干预已是美国政治团队的家常便饭。而他们实施对外干预,多数情况下并不是靠经济力量和武力手段,而更多的是依靠他们手中的那只大喇叭,靠的是谎言和谣言。

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向全世界推销其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夺取精神优势,无可厚非。但如果这种行为太自负,不尊重他国固有文明和治理模式的现实性,甚至搞强买强卖,理所当然地就要遭到反对和抵制。近年,美国凭借军事强力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国搞民主输出,目前已过去多年,却只见灾难,不见成效。当年苏联解体时,美国建议搞休克疗法,结果是只见休克,未见疗法。

当过美国多年殖民地的菲律宾,受其文化浸润算是深厚了,但其经济社会发展,至今乏善可陈。可见,美国一面高唱民主自由,大搞美国模式的图腾崇拜;一面为满足自己的霸权诉求,不惜对主权国家动用武力。

而在所有武力干预之前和干预之中,优先动用的利器还是他们掌握的那只大喇叭。人们看到,这只大喇叭传布谣言和谎言,并没有给世界带来文明进步,而是增添了死伤和混乱。

一、为了油桶的谎言和谣言

20033月,时任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发表国情咨文,向全世界声称:伊拉克正在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支持恐怖主义。他并且信誓旦旦地说,美国已经掌握了的确凿证据,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拥有足够杀害好几百万人的炭疽菌,足以使数百万人死于呼吸衰竭的肉毒杆菌,以及足以杀害成千上万人的化学武器,对美国等国家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凭借这些谎言,当年49日,布什在没有获得联合国支持,在大部分国家反对的情况下,公然命令美军从空中和地面向伊拉克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导弹飞机把伊拉克许多城市,包括首都巴格达的军用和民用基础设施,包括供水、供电系统等,炸得稀巴烂。美国主导的媒体则不停地向全世界实时转播攻打伊拉克的美国大片

当美英联军占领伊拉克,伊拉克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之后,就到了谣言止于占领的时刻。由于其最初宣布的攻打理由早已天下皆知,此时不有所交待也不行,但美国政治团队的交代却让全世界大跌眼镜。2004年布什总统再次发表国情咨文时,宣布美国武检人员在伊拉克搜寻了数月,并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005112日,美国白宫发言人再次宣布,美国在伊拉克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寻找活动告一段落。到20065月,布什总统和英国首相布莱尔公开承认,做出大规模军事进攻伊拉克的情报是错误的,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较早的2004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一份报告中总结道,伊拉克在1991年单方面销毁了它未公开的化学武器库,并发现没有可靠的迹象说明巴格达又重新恢复生产。一位未透露姓名的CIA官员后来说,布什一点也不关心这些情报。他已下定了开战的决心。

令人惊讶的场面是,尽管布什政府使用了谎言和谣言,但美国政客们从不为此脸红心跳。布什坚持说,入侵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仍然是正确的。不过入侵的理由改变成了:萨达姆是独裁者,是欺压伊拉克人民的罪人。所以,美国出兵是为了解放受压迫的伊拉克人民,要给伊拉克人民民主、自由和幸福。

而全世界和美国人似乎都明白,布什执意要攻打伊拉克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海湾地区是世界大油桶,沙特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22%,伊朗占11%,伊拉克占10%,科威特占8%,四国合计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51%。显然,美国把自己的一只脚插入伊拉克,就可以凭借强大军事优势控制海湾地区,控制全球的石油定价权和其背后的利益。还可以借此树立样板,向伊斯兰国家推销美国的价值观,改造伊斯兰世界。

伊拉克战争,只是美国重新布局中东版图的一个起点,而不是结束。2011年初,利比亚街头发生大规模抗议示威,要求政府下台。美国马上断绝了和卡扎菲政权的官方联系。随后,在美法两国主导下,西方媒体夜以继日、连篇累牍地播报利比亚反对派的活动和主张,而淡化甚至封堵利比亚政府的声音,为武力干预做准备。

利比亚与美国在伊战后曾经保持的短暂蜜月期宣告结束。彼时,美国为了奖励利比亚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于20065月宣布将利比亚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上删除,2008年起两国官员热络互访,20099月首肯卡扎菲到纽约联合国总部发表长篇讲话。时过境迁,15个月之后,美国政治团队手中的中东剧本已由奖励听话者换成拔钉子了。

为攻打利比亚并促成政权更迭,美国等西方国家及媒体再次使用谎言和谣言战术。美欧领导人一方面说,不要出动地面部队不准备对卡扎菲斩首战争不是首选战争领导权未定为了保护利比亚平民”;另一方面,战争有条不紊地推进,领导权也行使得很好,平民频遭伤害甚至死亡,卡扎菲更是死无葬身之地,至于地面部队,更是有说不清楚的谜团。

为了欺骗世人,美国把军事干预包装成人道主义行动,说参与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是因为美国作为世界领导者,要满足国际上的意愿;说美军干预行动是为制止卡扎菲对他的人民进行武力镇压。这些言辞被西方媒体不断重复,让公众不得不信。

美国除了运用报刊电视等媒体实施信息轰炸,还利用推特脸谱等互联网工具的优势,为中东一些国家的反对派充当放大器,为街头骚乱火上加油。突尼斯、埃及、巴林、叙利亚和利比亚的骚乱,都有美国政界的暗中推动。

二、为了美元霸主的谎言和谣言

欧洲时间20111031日,20国集团国家领导人齐聚法国戛纳商议解决欧债危机;美国时间的同一天,在美国上市的全球曼氏金融控股公司(MF Global,世界最大的期货交易商)申请破产。而破产的诱因,是评级公司穆迪、标普和惠誉同时将曼氏公司的评级降至垃圾级

众所周知,三家评级公司都有着深厚的华尔街背景,除惠誉在纽约和伦敦设立双总部外,穆迪、标普的总部都设于纽约。三大评级公司在美国监管体系维护下,形成全球垄断,以经济温度计的名义给全球的公司、机构甚至国家打分评级。三大评级机构其实具有了对外干预的超媒体力量。

2008年肇始于美国次贷危机的西方金融危机,不断向欧洲转移,三大评级机构可谓发挥了很大作用。从冰岛到希腊,再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都因三大评级公司的打分而加重危机、不可自拔;甚至连英国也受到标普将其列入负面信用名单的冲击。事实上,美国评级机构长期压低中国的信用评级,从而增加了中国的海外融资成本。

对于金融危机中三大评级公司的火上浇油、不负责任的做法,美国本土的一些有良知的人士也提出了批评。在20081022日的听证会上,部分国会议员们指责三大评级机构是盲目跟随华尔街发狂的暴徒是制造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三大评级机构也被迫承认他们长期在犯道德错误,并承认向市场提供了虚假的评级信息。

由于曼氏共拥有63亿美元的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葡萄牙以及爱尔兰债券,占总资产410.5亿美元的15%,它的突然死亡,直接打击欧盟挽救经济的努力。而曼氏倒闭,受美国政界影响的评级公司起了落井下石的作用。欧洲要想摆脱危机,就必须认清美国的真实面目,丢弃对美国的依附关系,有自己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对待评级,美国同样持双重标准:三大评级公司若对美国以外的国家主权债务降级,美国往往乐观其成;在评级机构此轮对欧洲债务的攻势中正是如此。而当评级机构伤及美国自身利益时,哪怕是评级机构被迫做做样子,美国政界也是不允许的。

美国时间201182日,惠誉、穆迪先后宣布,维持美国的3A主权信用评级不变,但将美国的前景展望定为负面”;85日,标准普尔将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A”降至“AA+”。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随即对标普进行指责,称标普的计算方法令人震惊地缺乏常识,且作出了完全错误的结论。随后,美国证监会启动对了对标普的大范围调查。

2011年六七月间,美国朝野两党联合主演了一场国债违约大戏。奥巴马总统先是向世界吹风即将发生债务违约,然后约见两党领袖商谈,之后宣布两党达成提高债务上限协议;再之后众议院、参议院表决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使违约风险瞬时化解。

其实,美国声称要违约完全是谎言烟幕弹,一为引起世界关注,借机提升美元地位;二为实施隐性违约。在其表演化解显性违约假戏之时,其隐性违约已经开始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不断推行弱势美元战略,实行量化宽松政策,本质上是隐性违约

换言之,美国举债时,从债权人那里足斤足两地拿走钱;当美国还钱时,却通过大肆贬值,缺斤短两地还。美国通过制定和实施不同时期的美元战略,利用垄断评级机构和金融舆论工具的优势,实施美元汇率操纵;美国政要为了美元地位和利益,不惜制造谎言,上演谎言肥皂剧。而美国之外的美元持有者,别无他法,只好被动接受。

针对人民币国际地位和国际责任,美国更是谎话连篇。20121月,在第42届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再次指责人民币低估。他煞有介事地说,中国由政府主导的贸易体系对全球贸易系统构成威胁”;“中国对国有行业实施补贴等贸易行为损害了贸易伙伴的利益”;“人民币虽然有所升值,但仍处于低估状态,并且低于几乎所有的基本面标准”;“人民币不仅应该对美元升值,还应该对欧元和日元升值

盖特纳如此舍弃逻辑、不着边际的指责中国,并不是因为看不到中国政府大力推进贸易自由化、均等化的现实,更不是他体会不到中国对外贸易给美国等发达国家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利益,也不是他听不到中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政策表态;根子在于,美国一些政界人士霸权主义思维当先,当其自身经济出现体制性问题时,习惯性地找别人替罪,编织谎言和谣言实施栽赃。

所谓的中国操纵汇率,就是其竭力编织的谎言。在2010年,美国政客们就利用这一谎言演出过多幕双簧戏。是年3月中下旬,130名美国国会议员还联名致信其财政部,要求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美国财政部则煞有介事地把相关报告审来审去,然后向中国喊话施压。

随后,美财政部相继在415日和1015日两次推迟发布包含指责中国操纵汇率的所谓汇率政策报告。这貌似的妥协,其实是事先设置谈判程序、对中国弹性施压的戏法之一。他们准备好了一顶汇率操纵国的帽子,不时威胁要给中国戴到头上,其目的就是把汇率争端作为一种工具,为其本国经济调控服务。而所谓汇率操纵的帽子,完全是由谎言编织起来的。

三、为了海洋霸权的谎言和谣言

20124月以来,菲律宾挑起黄岩岛事件;越南紧随其后,声称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拥有主权,还邀请印度与其一起开发南海油气田。这些闹剧的背后支持者正是美国。

近两年来,为策应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美国政要不断拿中国南海自由通航权做文章,干扰世界的视听。去年7月,希拉里称南海对全球贸易至关重要,美国支持航行自由和无阻碍商务。她还强调美国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在南海航行自由、维持南海和平与稳定及各方遵守国际法方面具有国家利益

美国放任和支持个别国家说谎造谣,并且拿这些谎言谣言作为扩大南海争端、从中渔利的工具。近期,在美国力量的介入下,南海问题被逐渐炒热,大有纷争不断之势。其实,中国不仅无意阻碍南海自由通航,也从未拿自由通航权当作牌来打,而是长期致力于维护南海区域的和平稳定。

南海本无事,美国强扰之,用这十个字描述美国近期的中国南海政策,是很贴切的。众所周知,南海是东北亚三国中国、日本、韩国通往能源地区中东及欧洲市场的咽喉要道。南海发生问题,影响的不仅是南海周边国家,中国、日本、韩国都将身受其害。显然,最希望南海有事的不是中国。

同时,扼守南海航行交通要道的是马六甲海峡,管辖这一地区的不是新加坡,而是有军舰驻守在新加坡的美国。控制南海出海口印度洋的不是别人,而是印度海军。因此真正有能力妨碍南海自由通行的,不是中国,不是越南、更不是菲律宾,而是美国和印度。

美国没事找事地挑起南海争端,靠的就是制造所谓中国军力增强、会威胁南海周边各国安全的谎言和谣言。现在,美国藉由黄岩岛事件,可以顺理成章地以仲裁者的身份进入东亚与南亚;通过菲律宾大唱中国威胁论,有效制衡中国的军事力量通过第一岛链;借机向中国周边国家销售武器;向其它盟友展示美国有办法制衡中国

今年7月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东盟与中日韩(10+3)外长会、第二届东亚峰会(EAS)外长会和第19届东盟地区论坛(ARF)外长会等系列会议,南海问题已成焦点议题。在参加于缅甸召开的东盟外长会议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先到访了阿富汗、日本、蒙古、越南、老挝,这似乎是一次环华游

在越南,希拉里称,她对南海局势感到担忧,美国坚决支持沿海国家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拥有权利。

可见,为了介入中国南海权益,美国可谓煞费苦心。不知为达到目的,美国还将制造什么谎言,还将如何利用这些谎言?

四、为了颜色革命的谎言和谣言

2003年以后,一场名为颜色革命的运动席卷独联体国家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颜色革命的第一波是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11月,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取代了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

玫瑰革命以及其后的一系列颜色革命,其实是美国打开的潘多拉魔匣。为了鼓动支持颜色革命,美国使用的手段包括:由其国务院国际开发署拨款资助,并派人在目标国建立网络,指导反对派活动;以非暴力的宣传、动员、集会抗议、舆论施压为主要手段;通过策划选举运动来达到政权更替的目的。

美国政府用来调制颜色革命的调色板,是无处不在、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其中政府倚重的组织主要有国际共和党协会、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和平协会,在独联体活动频繁的则有自由之家,以及大名鼎鼎的亿万富翁索罗斯旗下的开放社会研究所。美国民主基金会官员公开宣称,仅2003年和2004年,美国就花费6500万美元资助乌克兰的反对派。

今年613日,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克福尔在莫斯科政治研究学院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前政府的确曾在俄搞过颜色革命,但本届政府与此毫无瓜葛。自麦克福尔任驻俄大使以来,有关俄反对派接受境外资金援助的说法便开始广为流传。麦克福尔对此加以否认,称这不是真的,继而解释说,我们的确在帮助俄罗斯境内的公民团体,它们皆为非营利组织,并非政治反对派。

在美国推行颜色革命的过程中,有一个臭名昭著、异常活跃的基金会,它就是国家民主基金会”(又译为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简称NED)。它在世界上很多地区扮演过特殊的政治角色:在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伊朗等西亚国家、缅甸等东南亚国家,都留下它的民主烙印。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曾多次直接指责“NED是美国政府干涉委内瑞拉的一种武器。这个号称民间组织的机构,在20世纪80年代初成立时,就是依靠美国国会大量拨款生存的。

2010219日,政治流亡者、分裂分子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图书馆领取了一份民主服务奖。该奖也是由美国民主基金会颁发的。经《环球时报》记者调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中国的项目多达50项,仅次于伊拉克的52项。

由分裂主义分子热比娅·卡德尔担任主席的世维会,也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座上宾。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只是美国支持中国分裂势力的马前卒,美国政界人物也往往走上前台,美国中央情报局则是暗地里的支持者。20076月,热比娅在捷克与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会面,被小布什称为反抗暴政的民主斗士。世维会还一直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

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央情报局就与一些维吾尔族独立组织展开合作。后来中情局吸纳埃尔金·阿尔普泰金成为一名特工,并在2004年世维会成立时扶持其担任首任主席,此人极力谴责中国人搞领土殖民化

今年6月,德国《南德意志报》披露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达赖喇嘛获得美国中央情报局金钱资助的事实。达赖的密使于1951年通过美国驻新德里使馆和驻加尔各答领馆同美方进行首次接触,要求军事和资金援助。达赖的一个哥哥也参加了会面。

同年,美国国防部致函达赖同意为西藏抵抗运动提供轻武器,并许诺给予资金援助,而达赖本人每年也从中情局获得18万美元的资助。1956年,美国中情局制定了代号圣塞克斯的行动计划,内容包括在美国训练藏人游击队,训练内容有杀人、射击、布雷和制造炸弹等,美国为其提供了数以吨计的武器。

视野再放宽一点,为了美国的霸权利益,美国人曾经通过中央情报局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了多国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从圣战组织到塔利班,再到基地组织和高加索地区的车臣游击队。华盛顿也为在伊朗活动的恐怖组织提供包括资金在内的各种帮助。

据《环球时报》披露,目前,仅在中国就有1000多家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尽管绝大多数从事生态保护和社会活动,但也有一些拿非政府组织做幌子在中国从事各种活动。20123月,媒体报道说,此前在乌鲁木齐附近的昌吉回族自治州,一名美国人因在军事设施周边进行非法测绘工作被捕。

美国的对外干预政策有时也会遇到矛盾,比如,美国在阿富汗逮捕了来自新疆的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并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这恰好证明了中国政府指控的维吾尔族伊斯兰极端主义组织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真实性。但中国提出引渡该部分恐怖分子,却被奥巴马政府拒绝。

不仅如此,奥巴马政府还暗中支持土耳其对中国施压。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曾公开谴责中国政府镇压”20097月新疆爆发的骚乱,并试图通过外交途径将此事拿到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使这个问题国际化。但这种努力遭到了中国阻止。

美国还对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施加干预。31日,俄罗斯侦查委员会表示,反对派自导自演大选舞弊闹剧,提前录制总统大选日投票站违法的虚假视频,试图散播以抹黑俄罗斯总统选举。

34日,俄外长拉夫罗夫说:我们对影响俄罗斯政治与选举进程的企图做出强硬反击,包括通过资助公民社会体系的途径。他进一步指出:美国伙伴对此(俄方立场)一清二楚,但我们仍能感觉到华盛顿旧有立场和固有观念的惯性。开门见山的讲,这个因素影响相互间的信任与理解,阻碍双方的实际合作。

五、为了独占联合国的谎言和谣言

今年以来,美欧试图推动在联合国通过对叙利亚动武的决议,遭到中国和俄罗斯反对。于是,美国把叙利亚危机迟迟不能解决的责任栽赃给中俄两国。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多次批评中国和俄罗斯。

她称,俄罗斯和中国始终认为不会为支持巴沙尔政权付出任何代价,与会各国应直接而迫切地向俄、中表明,两国举动令人无法容忍,将为阻碍解决叙利亚问题付出代价。针对上述言论,俄罗斯副外长加季洛夫回应说,希拉里言论不恰当,让俄方最担忧的是言论违背日内瓦会议的最后公报,而这份公报正是在美国国务卿与会情况下达成的共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回应说,美方的言论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中国不仅不是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障碍,恰恰相反,中国为维护《联合国宪章》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维护叙利亚人民根本利益,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做出了重要贡献。

美国在指责中国、俄罗斯不配合的同时,早已悄悄开展军事行动准备。今年6月,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为达到通过军事手段推翻巴沙尔政府的目的,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个小分队几周前抵达了土耳其南部。

权威消息人士说,中央情报局已与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建立了联络渠道,并从叙境内反对派中招募了一些情报人员,要求他们搜集情报;美国向叙反对派提供的武器主要是自动武器、手雷、弹药以及反坦克导弹,大部分武器是通过土耳其领土和一些秘密渠道偷运到叙利亚反对派手中,而实施偷运武器的是秘密中间人,其中包括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报道还引用美国多位高级官员的话说,美国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真正出钱购买武器的是沙特、卡塔尔和土耳其。

为了混淆视听,美国等西方国家还制造释放对中国、俄罗斯的谣言。比如,美国媒体以俄罗斯准备动用一切力量来支持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阿萨德政权为主题报道称,俄已派遣2艘满载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的大型登陆舰前往叙利亚。但该消息很快遭到俄方驳斥。俄罗斯网友上传到《军事观察》网的照片也显示,这两艘军舰并未离开黑海驻地。

美国的某些中东盟友也极力呼应,迪拜阿拉伯电视台就在6月发布了一条更加离奇的新闻:在未来几周内,来自俄罗斯、中国、叙利亚和伊朗的部队将在叙利亚举行人数多达9万人的超级大军演。其中,俄罗斯海军将派出潜艇、驱逐舰,以及库兹涅佐夫号航母,而中国也将派出12艘军舰。报道甚至言之凿凿地宣称,中国海军舰艇已经获得埃及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许可,将于6月底抵达叙利亚海岸。

上述谣言很快遭到中俄两国的驳斥。俄国防部619日对此发表评论说:最近一周,一些知名媒体援引各类所谓的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和卫星图片资料来散布种种谣言,目的是引发叙利亚紧张局势升级,但这些报道完全不符合事实。”62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有关报道是毫无根据的。

六、为了互联网霸权的谎言和谣言

所谓互联网自由,是美国借以干预他国内政的新式武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上任后,两次发表鼓吹开放互联网的演讲,可见互联网已是其外交工具、推销美国模式的工具。希拉里也多次指责中国政府限制互联网信息自由流动。而美国谷歌公司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则表示,中国是互联网自由的敌人,他懊恼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审查已经被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效仿

事实上,中国自从引入互联网以来,始终坚持开放政策,支持信息自由流动,网络参与者十分活跃。截至20126月底,中国网民已经超过5亿,有3亿博主,域名总数接近800万。互联网在政务、商务、信息传播和公民个人表达等多个层面,不仅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而且正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的习惯。适应世界潮流,推动互联网发展是中国一贯的政策。同时,中国根据具体国情和文化传统对互联网依法管理。

对互联网依法实施管理,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比如,常常指责别国限制互联网自由的美国,已在立法层面对互联网自由进行限制。201062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国家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通过对2002年国土安全法案的修正案——《将保护网络作为国家资产法案》,规定联邦政府在紧急状况下,拥有绝对的权力来关闭互联网。在日本,网上论坛实行实名制,客观上将网络评论的社会影响程度降到最低。意大利政府去年已经立法要求包括YouTube在内的互联网网站上传的视频都需要受审核。

美国散布中国限制网络自由的谎言,根本目的是希望中国对美国模式俯首称臣,甚至放弃自己的文化和政治模式,放弃自己的发展道路,即改变颜色。美国为了推销美国模式,让别国大门无限制敞开,直至放弃公共管理弱化主权意识,但它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互联网传播,却是毫不留情地加以处置。一个典型案例是,在维基解密网站揭露美国政府隐私、黑幕之后,美国动用多种力量对其全球追杀:该网站创始人遭通缉,美国政府还通过各种手段胁迫美国公司不为维基解密提供接入服务。

美国的互联网自由,还包括凭借本国互联网企业的技术优势,获取他国情报。据美国科技网站ZDNet2011811日报道,谷歌公司已承认,它根据美国爱国者法案的规定,把欧洲资料中心的信息交给了美国情报机构。在此之前,谷歌公司遵照美国法律,已经许多次接受这样的要求。微软也承认将欧洲的资料交给美国执法单位。

之前据美国杂志《连线》网站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下属的投资机构与谷歌共同为一家名为Recorded Future的互联网实时监控企业进行投资,Recorded Future公司可以利用互联网中公布的大量信息预测某一事件的发展趋势,从而为中情局提供情报。Keyhole(现在的谷歌地球)则是军事情报机构的主要投资对象。

谷歌等美国网络公司作为准情报机构,已是美国政府部分职能的延伸。它们不仅为中央情报局收集他国情报,散布危害别国政局稳定的虚假信息,而且,还直接为美国政府输送人才。如前公共政策主管安德鲁麦克劳克林,现在担任白宫副首席技术官。

美国政府重视互联网职能的另一个佐证是,2010年以来政府官员与网络公司密会频频,希拉里曾夜宴包括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在内的十余名互联网大鳄,美国国务院官员多次参加谷歌公司内部会议。

可见,美国所极力倡导的所谓信息自由流动,其实是信息单向自由流动,即把美国的价值观单向流动到它所希望的目的地。而一旦别国依据法律加以管理,它就出面指责不自由。为了实现他们的自由,美国国务院的推特信息计划推出中文、俄文与印尼文的推特信息,以致力于持续与全球民众对话

而希拉里津津乐道宣称的已经向技术人员和活跃分子奖励了2000多万美元用于寻找途径突破网络压制,今年将再投入2500万美元,其实是赤裸裸的黑客行为,目的依然是对外干涉。

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特权思维,这种不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不尊重他国治理模式的强权政治,这种只顾推销美国模式、遇到阻碍就迁怒于人的霸权行径,遭到正义人士和主权国家的反对,是十分自然的合乎情理的。

纵观30多年来美国对外干预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每隔四五年,美国就会导演一出大戏,以显示其全球霸主的地位。其为了达到独霸全球制高点的目的,不惜干扰甚至颠覆他国政局。

而使用手中的大喇叭散布谣言谎言,是其惯用的手法。并且,美国使用大喇叭很会择时,如果它所关注的国家局面稳定,则喇叭声音自然调低;一旦有不稳定因素出现,喇叭声音就会迅速调高。

不过,对于不利于美国独霸全球制高点的消息,哪怕是真实无误的,它也要竭力封杀;而每当此时,美国所控制的大喇叭就会立即一致地集体噤声。可见,看似热闹非凡、公正客观的美式新闻传播,其真实面目是美式假民主、真霸权的组成部分。

作者:不详 来源:思想大视野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