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域外 >> 内容

克里米亚入俄两周年:中国人该怎么看?

时间:2016-3-22 22:44:11

  核心提示:昨日,笔者围观了俄罗斯喀山市的“克里米亚之春:纪念克里米亚回归两周年”的庆典及集会,现场人头攒动,男女老幼群情激扬,丝毫不在乎铺天盖地的大雪和堕指裂肤的酷寒。人们时不时大喊“крымнаш ”(我们的...

  

  昨日,笔者围观了俄罗斯喀山市的“ 克里米亚之春:纪念克里米亚回归两周年”的庆典及集会,现场人头攒动,男女老幼群情激扬,丝毫不在乎铺天盖地的大雪和堕指裂肤的酷寒。人们时不时大喊“крымнаш ”(我们的克里米亚)和“ура”(万岁)来表达激动和自豪的心情。

  

  “我们永远在一起”

  

  现场有民众打起了苏联旗帜

  

  俄罗斯大兵燃起军用烤火箱,方便群众烤火

  此活动在俄罗斯各大城市均有举行(包括克里米亚当地),集会人群使用相同的口号(“我们在一起”),打着固定的标语,群情似火却秩序井然,显然是经过统一筹划和精心安排的。

  

  那么,面对这一让俄罗斯人倍感喜庆的纪念日,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怎么看呢?

  我们都知道,由于历史原因,很多国人对俄罗斯怀有很大的兴趣和好感,有些人是苏联粉,有些人是普京粉,他们热爱苏俄文化,同情苏俄。同样,也有很多人习惯于否定苏俄、攻击苏俄。在国内外网络上,我们经常会看到,每当有中国人在关于俄罗斯的图文或影音下面有着表达喜爱的评论时,总会有人跟帖提醒道“难道你们忘记了被毛子掠夺的那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了吗?”。的确,国人对俄国的心态是矛盾的,它既是侵略我国国土最多,曾经给中国带来深重伤害的红毛子,又是曾经援助过我们,被我们引为榜样甚至与其有过短暂热恋的老大哥。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俄国这个国家在洗脱历史旧债上的高明之处。我们可以看到,上世纪中后叶,反殖民主义热浪潮起潮涌之时,西方列强的全球殖民体系分崩离析,大片地丧失曾经所侵占的殖民地,而且在道义上承受了团结起来的“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第三世界(当然,这个概念是后来才被确切定义的)国家汹涌的谴责。但正是这个时候,苏俄不仅成功地将历史上所侵占的国土(比如中国外东北、中亚诸国)内化、巩固住,而且毫无违和感地加入第三世界国家的队伍并且站在头排一起谴责列强的殖民主义,且得到了大家的拥护和推举。当然,这里面有意识形态上的因素在发生作用,但今天我们反观历史的时候,还是会为作为列强之一的俄国在洗脱历史债务上富有戏剧性的结果而感到诧异。

  我们很多人在评论克里米亚入俄这件事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倾向于俄罗斯以及幸灾乐祸于乌克兰。当然,如果说站在警惕颜色革命、共同防范西方的敌意渗透、支持挡箭牌俄罗斯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对乌克兰的政策持批评态度,而在单纯看待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这件事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俄罗斯背书,不妨冷静理性一些。

  有人说,俄罗斯现在是中国的准盟友,这个说法没有太大问题,但我们国内存在一种把俄罗斯当作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的认知,这样认知就有很大偏差了。就笔者在俄罗斯的体验来讲,俄罗斯人远没有中国人对俄罗斯感兴趣那样对中国感兴趣,俄罗斯人远没有中国人对俄罗斯存在复杂情结那样对中国存在什么情结,俄罗斯人也远没有中国人觉得俄罗斯是盟友那样觉得中国是盟友,他们只是有一部分人对中国的某些东西(比如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中国功夫等)感兴趣,他们只是简单地不把中国视作美国那样的敌人。甚至他们有些人依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老大哥心态,觉得中国依然是小弟一般的存在。总之,俄罗斯对中国谈不上友善,也谈不上兄弟情谊。我们从这几天俄罗斯的两则新闻就可以窥知一二。

  3月17日,莫斯科方面宣布军方在其境内的达吉斯坦地区抓获了三名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恐怖分子。与此同时,俄罗斯媒体也大量报道和转载了关于中国牵头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建立四国反恐联盟的消息,其专家学者对中国的这一行动多是一边倒地担心中国在中亚地区会架空俄罗斯。他们着意于强调,塔吉克斯坦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中国染指其中只会对区域的稳定造成威胁。

  

  习近平主席和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

  在俄罗斯面临的恐怖威胁日益严重的今天,合乎逻辑的推测应该是俄罗斯愿意与中国在反恐上加强合作,或者起码会欢迎这次中国在中亚地区建立更多的反恐体系,但俄罗斯的反应并不符合我们所谓的正常逻辑。我们从中看出的俄罗斯对中国的态度是这样的:宁愿冷淡也不亲热、宁愿警惕也不信任。

  当然,客观来看,由于综合国力对比已拉开差距,俄罗斯现在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倚赖中国。如果说中国只是在战略上倚重俄罗斯的话,俄罗斯则无论在国际战略等宏观层面还是在经济发展等具体议题上都要傍一下中国。

  这也无怪乎有人把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一进一退都解释成听从中国的授意了(比如有人说:俄罗斯在叙利亚闹是为了吸引火力,缓解中国在亚太受到的来自美国的压力,君不见王毅部长从俄罗斯回来没多久,俄罗斯就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了)。虽然说这样的解释有些天马行空、自大得有些恶心,但现在中国的确在很多方面具备了当老大哥的实力,比如仅从国内制造业体系来说,我们已经可以妥妥地做俄罗斯的“革命导师”了。

  但即便有了如此坚实的中俄必须抱团的理由,我们也万不可因此将中俄关系赋予太多的感情色彩。当我们又有用“同志+兄弟”这样的词汇来定义中俄关系的冲动时,我们不妨看一眼普京喜欢引用的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这条名言:

  俄罗斯只有两个盟友陆军和海军。(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来源:独家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图 库 考 古 国 学
留 言 回 眸 历史上今天